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一个女孩的背后.第四辑 见到唐小龙,口述故事,叶枫著,女孩,小龙,情感故事,父亲,女流文学网
2019-07-11 / 来源:本站

一个女孩的背后.第四辑 见到唐小龙,口述故事,叶枫著,女孩,小龙,情感故事,父亲,女流文学网

04见到唐小龙在之后的两个星期我便与唐小龙见面了。

那天我和黄琴都是以《法制在线》的记者身份去的监狱。

这节目是黄琴临时主持的,在K市收视率蛮高,于是她算是个正党,而我是个伪军。 我们俩在汽车与汽车之间辗转。

一路上都心事重重,谁也没理谁,终于到了目的地。

狱警们好像对黄琴特别熟悉,没说两句便带我们进了大铁门。

那铁们锈迹斑斑,想是年代比较久远,开启和关闭都十分沉重。 我突然觉的自由离我越来越远,我因此而感到心寒。

随后,我们被带进会客大厅肃静的坐着,等待那一刻的来临我曾千万次的想象唐小龙的样子曾千万次的想象我们见面时的场景但当这一切真正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却茫然所措不知从何说起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和一个正在服刑的犯人联系在一起,因为他实在是太年轻了,本应有大好青春,可这时黄琴开始自我介绍:“你好,我们是《法制在线》的记者,我是黄琴。 ”她手指向我接着说:“他是叶枫,我们来给你做个专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唐小龙缓缓点了点头冲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吴玮她好吗?”我昧着良心说:“她很好,你放心,我们都会照顾她。 ”唐小龙“呼”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唐小龙告诉我们他是个独子,并且他父亲是老来得子。 八岁那年父母离异,他再也没见过他母亲。

我问:“你还想不想见你母亲?”他说:“不想,也许她早忘了世上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我又问:“你父亲勒?”他说:“父亲脾气很爆,以前动不动打我妈,以后动不动打我。 ”黄琴说:“那你是怎么辍学的?”唐小龙说:“因为我和吴玮恋爱的事!\我不懂:“恋爱和辍学有什么关系?”唐小龙说:“有!”唐小龙的父亲只是和儿子的性格迥异,和别人家的家长一样,照样望子成龙。

那天唐小龙和吴玮在斗气。

原因是看了郭小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态度不一。

那段时间老郭很火,《超级女生》也很火。

唐小龙便说:“郭敬明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抄级男生\”吴玮说:“你这是嫉妒,纯粹的嫉妒。 ”唐小龙说:“我嫉妒?我嫉妒他长的比我像女人!”在回去的路上两人谁都不肯退步。 到了吴玮寝室门口,唐小龙就突然把吴玮抱在怀里,开始吴玮诧异,后来忘情于是热吻。

本就是爱意绵绵的情侣,这一吻大家气皆罢!正当两人难舍难分之际,那知一道光射来。

一看是教导主任,打着手电筒往这边看,两人短暂对视后,吴玮推开唐小龙急匆匆的跑了。 唐小龙说:“我们学校是禁止恋爱的,这一下这件事便就传开了。

父亲特意向单位请假来兴师问罪。 ”我问:“不会是这样你便没读书了吧?”唐小龙说:“不是!”黄琴又问:“那是为什么?”唐小龙回答:“因为我吸毒!”我震惊,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怎么会吸毒?唐小龙接着说:“那次谈话,父亲被气走了。

我也很生气,他根本不听我解释。 我说我爱吴玮是真心的。

”父亲说:“爱,爱,爱一天就知道爱。 不知道你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我不准你和那个什么吴玮来往,否则我便没有你这个儿子。

”唐小龙吼:“爸你太霸道了。

”那个周末,唐小龙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找吴玮。

他想一个人静静,于是便在学校门口一直坐到日落西山。 入夜了,很黑的时候,他来到了一家酒吧,在吧台上喝起了闷酒。 这时一个女人满脸成熟的坐在他身边,在强悍的音乐的声中她说:“怎么帅哥心烦哪?要不要我陪你?”唐小龙:“陪我,怎么陪?”“三陪!”那女子毫不避讳的说,在酒精的强烈作用下,俩人便笑,放肆的笑。 笑完后两人去唱卡拉ok,包房里大多都是女客,二三十岁,四五十岁都有。

那女人对这里很熟,串了两三个房间后直接上了三楼。 这房装修的十分高级,十几个人又说又笑,过了一会儿,众人都不闹了,互相传递一种百色粉末,女人给唐小龙一包说:“慢慢享受!”唐小龙没见过这玩意儿,可他大至上明白了,这是毒品。 于是坚决:“不吃!”女人骂:“没出息,一次也不会上瘾,吃了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唐小龙气:“谁说我没出息?吃就吃。

”很快,不到几分种时间。

吸了粉的人开始兴奋起来。

唐小龙自己也飘飘然。

这期间吴玮给他打了三次电话,唐小龙都不知道。

唐小龙说:“我忘了那天是吴玮的生日,吴玮在电影院门口足足等了我两个小时。

”我于是问:“后来勒?”唐小龙说:“后来我和那女人回家了,然后发生了关系!”黄琴问:“那女人叫什么名子。

”唐小龙说:“孙小红,但也许只是个艺名。 ”我一听血气上涌:“什么,你和那个孙小红发生了关系,却不管吴玮等你半天?你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唐小龙一愣,他也许特奇怪,也许他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质问他。 他说:“我对不起吴玮!”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然后,我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黄琴急冲冲的对唐小龙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下回聊!”唐小龙点头。

我走的特快,黄琴一直在我后面叫我的名字。 终于,我停步,回头。

她说:“你怎么回事?你不想查了?”我说:“我说不查了,老子不查了。

”也不管黄琴自己打车走了,留给她一片茫然。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我猜想是那个“孙小红”激怒了我。 后来我才知道我渐渐喜欢上了吴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