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医吻定情:路少,别太宠
2019-06-13 / 来源:本站

医吻定情:路少,别太宠

正文第五章要搞定他![更新时间]2018-10-0617:23:09[字数]1900结束手术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路卿坐在自己办公室闭着眼睛休息一下。 可是一闭上眼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就浮现出那个对着自己犯花痴样子的丫头,还有要自己赶紧回医院时候的样子。

不知道她有没有安全回家。 路卿拿出手机,才发现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也没有老妈的来电,那应该是安全到家了,路卿这样想着。 因为病人的情况并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路卿只能够留在医院里面,不过幸好,他独立的办公室和卫生间。 顾知知在那天晚上难得的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

第二天早上顾知知的脸上就带了可疑的红晕。

顾妈妈看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脸怎么这么红?”顶着顾妈妈疑惑的眼光,顾知知扯下她的手“我没事,妈,就是睡觉蒙着脸了”“跟你说了多少次睡觉不要盖住脸,怎么老是改不掉,赶紧吃饭,等下要迟到了”顾妈妈见她的确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松了一口气。

顾知知喝了一口粥哼唧唧了一下,心里嘀咕着还好还好。 因为做了一个羞耻的梦,顾知知起得比平常晚了些,到杂志社的时候也几乎是踩点进。

这可是让宋雯大吃一惊。 “呀,我们勤劳的小蜜蜂今天竟然踩点进了,太阳打西边出来啊”顾知知白了一眼“不!今天太阳都没有”宋雯看着灰灰的外面,耸了耸肩“好吧,怎么回事啊,以前比这更恶劣的天气你都提前到了的,难道...”宋雯在椅子上转了个圈“和你昨晚的相亲有关”顾知知喝完一大杯水,朝着她竖着大拇指“bingo”“真的?大帅哥?!”宋雯放下手中的杯子,睁大着眼睛看着顾知知,典型的吃瓜群众模样。 “真的,雯雯我跟你说,真的是...太太帅了,完全是我的菜,我决定了,以后我绝对配合我母上大人,好好和她相处”顾知知手握拳头,眼神坚定地望着前方。 主编办公室的门就这样打开。

......一阵诡异的寂静主编大人看向顾知知这边,挑了挑眉。 顾知知呆滞了几秒钟,看到一脸严肃的主编立马笑脸点了点头,然后就着原来的姿势转到自己办公桌的方向坐下。

宋雯眼尖看到主编,立马打开刚放小的文档。

待主编走后,两人才放松下来。

“我天,吓死我了”顾知知和宋雯的顶头上司,白主编,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充满知性美的女人,至今单身,她那张‘铁面无私’的脸可是顾知知最怕的了。

不过怕归怕,但是顾知知还是非常佩服她的。 “知知,你有没有拍照”“拍照?什么?”“昨天走的时候不是让你拍你相亲对象的照吗?”顾知知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没拍啊,而且第一次和人家相亲就拍照也太...况且,当时我简直就是被他的颜惊到了好吗”“也是,誒,我还想看看大帅哥的”宋雯一脸可惜的样子。 也是杂志社里面的男性可谓是少的可怜,因为是做时尚这一方面的。

有的质量(颜值)也是堪忧,好不容易有个中眼的,已经有了女朋友了。

“行了,等我搞定他了,不对,等我们在一起了,想要多少照就有多少”“行,就这么说定了,知知啊,你一定要加油啊”“那是当然”------顾妈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平常总是一副女王的样子对待顾知知,心里可还是最疼她了。 昨晚在顾爸爸面前是维护了路卿,私底下她自己心里还是有点介意的,毕竟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很不安全,幸好知知安全回了家。 第二天和方卉聊天的时候还是装作不经意地说到这个事方卉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子,工作起来那可是连陪她过生日都只能吃一顿饭,有一次甚至中途就走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医生的工作本来就是很辛苦。

只不过,她可是已经把顾知知当做自己儿媳妇的人了,竟然在认识的第一天就让她一个人晚上回家,要是自家儿子在儿媳妇心中不好的印象怎么办?!这不,路卿刚结束一个讨论就接到了方卉的电话。

“妈”“儿子啊,是要准备下班了吧?”路卿抬起手表看了看,快六点了。

“嗯”“那你还没吃饭吧,没吃的话可以约知知一起吃啊”“妈”路卿推开办公室的门,坐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诶呀,我知道我知道,妈这不是看你工作忙,所以才帮你物色的嘛,而且,知知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呀,你可得要好好把握,妈挺喜欢她的,而且,昨天大晚上的还让她一个人回去,今天晚餐就当是赔罪啊,吃个饭,好好聊聊天,增进一下感情嘛”路卿眯着眼听着他妈在电话那头一直说个不停,不停地夸着顾知知,听着语气简直是恨不得她就是自己亲女儿一样。 那女人就这么讨她喜欢?路卿又回想起昨晚顾知知和他母亲聊天的样子,好像的确是有让长辈喜欢的本事。 路妈妈在电话里面说了一大堆,在路卿就要开口的之前巧妙地结束了这次电话。 “儿子啊,你加油,多和知知联系,她号码和微信我都发给你了”说完,路妈妈就挂断了电话,挂断了路卿的拒绝。 路卿看着被果断挂断的电话以及他母亲发过来的消息,上面是一串数字和一个昵称。

路卿眼里闪烁了一下,他妈妈可真是。 摇了摇头,将手机放下。

整理好东西后就直接下班了,至于那个晚餐,当然是没有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