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自河南经乱》
2019-06-03 / 来源:本站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自河南经乱》

出自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自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零落干戈后,骨血流离道路中。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飘蓬。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赏析  这是一首豪情浓郁的抒怀诗,约作于公元799年(唐德宗贞元十五年)秋季。 那时诗人到符离(安徽省宿州市),曾有《乱后过流沟寺》诗,流沟寺即在符离。

题中所言“弟妹”,可能和诗人自己均在符离,是以合起来就有五处。

公元799年(贞元十五年)春,宣武节度使董晋死后手下叛乱,接着中、光、蔡等州节度使吴少诚又叛乱。 唐朝廷分遣十六道戎马去攻打,战事产生在河南境内。

那时南方漕运重要经过河南输送关内。 因为“河南经乱”使得“关内阻饥”。 全诗意在写经乱之后,记念诸位兄弟姊妹。   此诗读来如听诗人倾吐自己身受的离乱之苦。 在这战乱饥荒灾难深重的年月里,祖传的家业荡然一空,兄弟姊妹抛家失踪业,羁旅行役,天各一方。 回首回头回想兵燹后的故乡田园,一片零落凄清。 破敝的园舍虽在,可是流离失踪散的同胞骨血,却各自奔走在异乡的道路之中。 诗的前两联就是从“时难年荒”这一时期的灾难起笔,以亲身履历归纳综合出战乱频年、家园荒残、手足离散这一具有典型意义的磨折的现实生活。 接着诗人再以“雁”、“蓬”作比:手足离散各在一方,犹如那分飞千里的孤雁,只能吊影自怜;辞别故乡流离四方,又何等像深秋中止根的蓬草,随着萧瑟的西风,飞空而去,飘转无定。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飘蓬”两句,一贯为人们所传诵。 诗人不但以千里孤雁、九秋断蓬作了形象贴切的对比,而且以吊影分飞与辞根离散这样传神的描述,赋予它们孤苦凄惶的情态,深入揭露了饱经战乱的零落之苦。 孤苦的诗人凄惶中夜深难寐,举首遥望孤悬夜空的明月,不由自立联想到飘散在各地的兄长弟妹们。

他想:假定斯时大师都在举目遥望这轮蛊惑无限乡思的明月,也会和自己一样潸潸泪垂吧!生怕这一夜之中,流散五处深切忖量家园的心,也城市是不异的。

诗人在这里以绵邈竭诚的诗思,构出一幅五地望月共生乡愁的图景,从而收结全诗,缔造出浑厚真淳、引人共鸣的艺术境地。   全诗以白描的手法,采取平易的家常话语,抒写人们所共有而又不是人人俱能道出的真实豪情。

清刘熙载在《艺概》中说:“常语易,奇语难,此诗之初关也。

奇语易,常语难,此诗之重关也。

喷香山用常得奇,此境良非易到。 ”白居易的这首诗不用典故,不事藻绘,说话浅白平实而又意蕴高深,情韵悦耳,可谓“用常得奇”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