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生态文明论文加强草原保护建设生态文明
2019-07-22 / 来源:本站

生态文明论文加强草原保护建设生态文明

党的十七大把建设生态文明提到了发展战略的高度,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生态建设的高度重视。 建设生态文明是贯彻落实的新任务,是党的执政兴国理念的新发展,是生态建设的新目标。

建设生态文明,对新时期草原保护工作赋予了更加光荣而艰巨的重大使命。

我们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全面推进草原保护工作。

  一、深刻理解良好的草原生态是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基础  草原是以草本植物和灌木为主覆盖的土地。

草原既包括北方天然草原、南方草山草坡,也包括人工草地。

草原生态状况直接关系到生态文明建设。

  (一)草原是我国生态系统的主体。 草原、森林、耕地是我国陆地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面积来看,草原占面积的2/5,超过耕地与森林面积之和,是耕地面积的倍、森林面积的倍。

在维护生态中,草原发挥着地球“皮肤”的作用,承担着防风固沙、保持水土、涵养水源、调节气候、固氮储碳、维护生物多样性等重要功能。 草原植被以其特有的耐旱、耐寒、耐盐碱、耐土地瘠薄等特性,牢牢地驻守着我国高寒、高海拔、干旱、荒漠化等生态恶劣的土地,从东到西绵延数千公里,为中华大地筑起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这是森林、农作物等其他植物所难以替代的。

因此,草原是我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

  (二)草原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重要载体。

从发展历程看,草原是人类进化的摇篮。

从现实看,草原是重要的生产资料,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我国有近4亿人口生活在北方草原区和南方草地区,其中北方天然草原区的人口将近2亿人。

我国亿少数民族人口中,70以上集中生活在草原,他们世世代代在草原上繁衍生息,以草原为家、以草原为生,并创造了灿烂的草原文化。 草原是重要的动植物基因库。

我国已知草原饲用植物6700余种,其中,属于我国草原特有的饲用植物约有500种。

我国草原上繁衍的野生动物2000多种,其中有40余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30余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人类以草原为载体,与动植物及自然和谐共存、和谐发展,草原不仅承载了人类文明,也孕育了光辉灿烂、丰富多彩的人类文化。

生态文明的核心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很显然,若失去了草原,人类将失去与自然和谐共存的载体,生态文明也就失去了建设和发展的基础。

  (三)草原生态是整个生态系统安全的保障。

草原生态不是孤立的,对其他生态系统具有重要的支持和促进作用。 草原是黄河、长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辽河和黑龙江等几大水系的发源地或水源补给地,草原生态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下游生态安全,对中华民族长远生存和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农作物与草进行轮作、间作,可以改良土壤,培肥地力,减少化肥使用量,防止农业面源污染,并增加农作物产量,是生态农业的重要发展方向。

同时,由于草具有较强的水土保持能力,对避免农田冲毁,维护农业安全也具有重要的作用。 草原生态与林业生态的关系也十分紧密,一是草和林有着生态互补作用,在维护生态安全中分别发挥着水平和垂直的生态屏障作用;二是在一些不适宜林木生长的地方却非常适合草原植被生长;三是草原安全也关系到森林的安全,如:草原火灾往往会导致森林火灾,只有做好草原防火,才能确保森林安全。

事实充分证明,草原好,则环境优、家园美、生活安;草原破坏,则生态恶化、家园不保、生活难安。 (转载请注明:阿Q范文网)  二、充分认识建设生态文明对加强草原保护工作的新要求  十七大报告指出,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和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

建设生态文明,要求我们必须基本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和增长方式,实现草原保护又好有快的发展,这对我们做好新时期草原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一)建设生态文明必须转变草原经济增长方式。 我国草原经济总体发展水平较低,一方面,经济结构不太合理,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草原业。 据研究,在草原经济中,来自草原畜牧业的份额约占90,而草产品生产、加工、贸易只占10左右;另一方面,在草原畜牧业中,经济效益的增长又主要依赖家畜数量的增加。

2005年全国牛、羊饲养量分别是1978年的倍、倍。 在草原面积不断萎缩、草原质量不断降低的情况下,使家畜超载现象日益严重。

目前,全国草原平均超载牲畜34,较上世纪80年代增加了17个百分点,牧业及半牧业县77处于家畜超载状态。 内蒙古、新疆、青海、甘肃、四川、西藏六大牧区,2005年牛羊饲养量是1979年的3倍。

此外,草原家畜品种退化、良种化程度不高、出栏速度较慢、畜产品商品率较低,也是制约草原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重要原因。

一些地方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乱采滥挖草原野生植物资源,违法开垦和征占用草原等现象也较为突出。 只有不断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变数量增长型为质量效益型,才能实现草原保护与经济增长的协同发展,促进草原的可持续利用。   (二)建设生态文明必须转变草原生产方式。 在草原生产方面还存在着与建设生态文明不相适应的地方。 一是草原生产仍以家畜天然草原放牧或游牧为主,舍饲圈养、休牧轮牧等措施还未能得到很好的实行,生产管理水平低、经济效益不高,牧民的生产条件较差、生活质量也不高;二是草业企业生产水平较低,生产经营规模普遍较小,自主创新能力低,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少。

三是产业化水平不高,传统小农户家庭分散经营为主体的生产方式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日趋突出,企业与农牧民的利益联系机制还不够紧密,对草原生产及农牧民增收致富的带动作用还不明显。

建设生态文明就必须用现代发展理念引领草原生产,用先进实用技术改造草原生产,用现代经营形式提升草原生产水平。   (三)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处理好草原保护与利用的关系。 草原既有重要的生态功能,也有重要的经济功能,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

草原是农牧民赖以生存的家园和物质基础。 当前,我国草原地区总体上还较为贫困,60以上的贫困人口生活在草原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中,70以上分布在草原地区;266个牧业和半牧业县中,79个是国家级贫困县,占30;70以上的老区县也在草原地区。

草原地区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全国农民平均收入的70左右。

这些地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交通不便,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是我国建设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点和难点。

只有坚持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并重,生态优先的原则,充分发挥草原地区以草养畜的优势,才能加快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进而充分调动和发挥广大农牧民参与草原生态保护的自觉性、积极性,保证良好草原生态的可持续性,增强民族团结、维护边疆稳定、实现社会和谐。

  (四)建设生态文明必须加快草原生态治理。

目前,我国草原生态形成十分严峻。 全国90的天然草原存在不同程度的退化,其中盖度降低、土地沙化、盐碱化等中度以上明显退化的草原面积占到50。

草原质量和生产能力不断下降,平均产草量较上世纪60年代初下降了1/3-2/3。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累计开垦草原约2000万公顷,其中约一半已被撂荒成为裸地或沙地。 一些地方不合理开采草原水资源,致使下游湖泊干涸,草原及其外围植被不断消失。 我国草原火灾、旱灾、[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