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忆江南 诗意 赏析 朗读
2019-06-11 / 来源:本站

忆江南 诗意 赏析 朗读

[赏析]这是我非常喜欢和印象特别深刻的一首小词,每当看到思妇闺怨的诗词,首先萦回于我眼前的就是这江楼上痴望终日的伊人形象。

于经常的咀嚼品味中,竟然有了些许感触。

查阅江苏古籍出版社的《唐宋词鉴赏辞典》(1986年12月版)所载胡国瑞先生和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唐宋词鉴赏辞典》(1987年6月版)所载潘君昭先生的鉴赏文章,以及网上的一些鉴赏文字,感觉分析的都不够透彻,故把自己的体会所得记之于此,也算一种声音吧。

  这首词以空灵疏荡之笔塑造了一位深情盼望丈夫(抑或情人,于理解词意并无大碍)归来的思妇形象,意思直白,很容易理解。

但是要读出它的精妙之处,还是需要仔细琢磨一番的。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是写这位女主人公早上起来,匆匆梳洗后,独自倚在望江楼上眺望。

从这了了的八个字中,应该可以读出几层意思:  ①“梳洗”点明了时间是早上,对下文的傍晚(斜晖)来说也是个伏笔。 唐圭璋先生在《唐宋词简释》中说这是午睡后的梳洗,时间短去了半天,则下文的“过尽千帆”极言等待之久便无着落,似不可取。   ②“梳洗罢”,隐含着女主人公盼归的期望,如果不是有这份心情在,她可能就会象温庭筠在他的《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词中所说的“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了。 “女为悦己者容”,这容是为了心上人才有意义的,正因为她期望中丈夫会回来,希望他看到自己的美好容貌,所以她才会认真梳洗。

  ③一个“罢”字之后,紧接“独倚”,反映了女主人公急切的心情――她黎明即起,刚一梳洗完毕就匆匆的赶去江楼了。   ④从她一早就急急去江楼眺望展开一点,就应该还会想到,她的思念应该不会是早上起床后才突然产生的,她昨天夜里可能是长夜不眠,一夜相思,受尽煎熬;抑或昨夜她梦见吉兆,所以她才急不可耐地早早赶去望江楼。

  ⑤再进一步,由今天而昨天,由昨天而前天,她是不是日日如此都来这江楼上盼归呢?  ⑥一个“独”字,不仅说出了她的孤独,隐含着她与心上人的分离,而且也与下面象征分别的“白蘋洲”(详解见下)遥相呼应。

  “过尽千帆皆不是”,写出了她希望与失望交替的过程。 远处每有一船现影,她便引颈长望,心儿随着船的渐行渐近而渐渐紧张,希望也渐渐高涨,可是船到楼头无情地继续前行,当她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等待的船儿时,她的失望情何以堪!  可是这时的她还没有完全失望,幻想促使她把目光再次投向远方……就这样,在无数希望与失望的交替中,她内心的摧伤越来越惨重。

同时,这一句也表明了她盼望的时间之久,她的痴情和执着。

“千帆”是“千船”的代指,但是这又不仅仅是修辞方法的差别。 船在水上,越向远处,越是只能看到帆而不是船。

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写的是去船,把它倒过来,不就是这位思妇盼望来船的过程么?所以,一个“帆”字把读者的目光引领到了远处,使读者也像词中的思妇一样极目远望,企盼人归。   “斜晖脉脉水悠悠”,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早上满腔的期望都随落日渐渐黯淡。

这斜晖尚且脉脉含情,无限同情女主人公不幸境遇,为什么她盼望的人却如此薄情寡义,弃她于不顾呢?那悠悠流去的水,是女主人公心中不尽的柔情,是她一日日逝去的青春年华,不也是她绵绵不绝的无限愁情么?  “肠断白蘋州”,在愁情满怀、斜晖渐去的时候,女主人公的目光偏偏又遇到了他们当年分手的白蘋州,这怎么能叫她不肝肠寸断呢?朱光潜认为“把‘肠断白苹洲’五字删去,意味更觉无穷。

”因前几句已写出一个倚楼等待离人归来却一再失望的思妇形象。

“斜辉”句景中有情,足以给人无限联想的空间,再以“断肠”涂饰,便一泻无余,神形俱失,遂成败笔。 这是很有道理的。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望江楼”和“白蘋洲”都确有其处,望江楼在四川成都东门外的锦江河畔,白蘋洲是唐代的称呼,今称莲花庄,在浙江湖州东南的苕溪之畔。

但是在本词中,两者都不是确指。

望江楼在这里指江畔思妇眺望之楼,不能单单理解成一个地点。 白蘋洲,是指江中长有白蘋的小渚。 白蘋是水中一种浮草,色白,古时男女常采蘋花赠别,故古诗词中常用白蘋洲指代分别之处。   全诗的另一个特色是情感张弛的运用,①“过尽千帆皆不是”里面蕴含了千百个小的情感张弛;②从这一日来说,又是一个大的张弛过程--从早上第一帆满怀期望的紧张眺望,到斜晖中令人断肠的失落;③限于篇幅,词人撷取的只是思妇一日的盼望镜头,但是思妇与情人的分别当不是一日,那么她的思念自然也非一日。

在这常年累月的思念中,她的情感不又是一个更大的张弛过程么?(作者:寒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