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美娇妻的谎言 第157章 欲言又止在线阅读
2019-07-23 / 来源:本站

美娇妻的谎言 第157章 欲言又止在线阅读

见我这么说,赵雪无奈一笑,还微微摇了摇头,我冷哼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举步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她跟在身后磨蹭着,我知道,她不想进来,但又不得不进来。 一旁的机器,是按号用的,我走过去,毫不犹豫的按了一下触摸屏,当那张小纸条出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前面还有三对,估计应该是结婚的吧,离婚的窗口在另一边。

“走吧,前面没什么人,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就下班了,我们抓紧时间,早办完早利索,免得耽误大家时间。 ”我看了一眼那边,没什么人,估计办理这种手续很快,只是盖一个章的事情,而且我俩没有什么纠纷,还都是自愿的,差不多几分钟也就完事了,至于人家劝和,我觉得只是走个过场,没人会实心实意的劝你,毕竟那么多人,人家也劝不过来,而且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劝了也是白劝,何况鞋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 “走吧......”赵雪低着头,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我看了她一眼,继续朝前走,前面有个座位,我坐了上去,赵雪走到这里,坐在了我身边。

这个地方,还是很陌生的,更确切的说,是这边很陌生,另外一边,其实很熟悉的,我俩结婚时,就是在这里办的手续,现在物是人非,将婚姻走到了终点。 这样也好,终于轻松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差不多坐下三分钟,赵雪来了这么一句,我没回答她,也没看她,既然这样了,我有没有什么打算,已经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了,我还说这些干什么?“咳......”我咳嗽了一声,继续坐在那里,赵雪见我不说话,继续问了起来:“王勇,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夫妻一场,你不相信我,这没什么,我认了,可是我们没必要弄得跟仇人一样吧?”“我们,现在还是朋友,而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如果我真的有什么,还能不说?现在,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你应该能看得出来,可你怎么......”一时间,赵雪开始解释起来,我知道,她还在挣扎,可是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那些疑点,还有这些事情,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就这样吧,直接松手多好,落得一身轻松,否则每天被这些问题缠绕着,我真的要疯了。

另外,现在事情可没这么简单,这关乎到很多人的性命,所以就算我不想,也得这么做,何况我是这么想的,还有什么纠结的呢?“行了,你什么也别说了,清净一点吧,前面很快办完,下一对就是我们,一会儿进去了,痛快一点,别磨蹭,这样对我们都好,不然就是互相伤害!”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开始出言制止,否则赵雪会一直唠叨下去,我真心不想听她哔哔了,翻过来调过去,还是这套说辞,能不能有点新鲜的?我就算再傻,也不可能相信她的鬼话啊,要是再信,命都没了!“你还是不信我!行,不说就算了,你心意已决,也只好这样了......对了,你跟那个女人怎么样了,你是准备......”赵雪一看我有些怒了,便不再说这个话题,可她又说到了刘诗雅。

其实,赵雪不提她还好,一提我就更生气了,刘诗雅就是因为赵雪,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要是没有那些事,我怎么会被人跟踪,不被人跟踪,刘诗雅怎么会替我挡了一下,所以归根结底,这事还是怨赵雪,我把心里的那股怨气,全都记在了赵雪的头上。

如果,是我受了伤,我可能还不会这么生气,但是情况不一样,我真的被激怒了。 “打住,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但事情跟你想的不一样,她为了救我,连命都快没了,那时你在哪?所以,什么都别说了,我不想说,更不想提,你赶紧闭嘴,一个字也别说,我们赶紧办手续,办完就散伙!”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气的浑身发抖,要不是这里有人,我很想扇赵雪一个大嘴巴子,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就没有她这样的,现在跟我虚头巴脑,还是一句实话没有,反而问起了我来,我现在怎么样,跟她有个毛的关系?“你这是干什么?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我......”一下子,赵雪好像要爆发,直接站了起来,用手指着我,不过欲言又止了,就说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根本没有了后文,只是她还在颤抖着嘴唇,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就知道,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她还是哭了出来,但是事情依旧没说。 我看着她,内心很平静,也没有说什么,哭就哭吧,这不能怪别人,现在就算再委屈,也是她自找的,又能怨谁?“呜呜......”赵雪还是爆发了,只是方式不同,她没有再大吼大叫,而是不停垂泪、啜泣,我无言以对,就站在那里。

这一刻,我内心没有什么波澜,也没有同情和怜悯,反而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种感觉很真实,让我很舒服,好像一直憋着的怨气,直接消散殆尽了,而我们之间的牵绊,还有那一丝丝割舍不下的,也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

“下一对!”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声叫喊,我一看,是轮到我们了,我没看赵雪,大步走了进去,赵雪看我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也没管她,哭的更加厉害了,只是没有出声,就在那里憋着哭,很委屈的样子,不过她还是跟着我走了进来。

“你好,麻烦盖章!”我坐了下来,面无表情,手续员看看我,伸手拿起了证件,赵雪擦了擦眼泪,从包包里掏出了身份证和户口本,然后也坐在了一旁,与此同时,刚才那种哭啼啼的状态收了回去,我深吸一口气,还是挺佩服她的,这种情绪也能收放自如,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