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南宫适(kuò)不是南宫适(shì)
2019-09-09 / 来源:本站

南宫适(kuò)不是南宫适(shì)

  “老古董又在咬文嚼字了。

”阿文对阿张说。

  “呵呵,让他去咬呗。 ”  见阿张不感兴趣,阿文扫兴地埋头继续刷他的朋友圈。

  “哎,”阿张见阿文没声音,反而起了好奇心,“他这回咬什么文嚼什么字啊?”  “还不是校门口那条路的名字么。

”  “哦,那有什么好咬的?路牌上的汉语拼音就是那么标的,六(liù)安路啊。

”  “不对。

”阿文说,“老古董说那不是六(liù)安路,而是六(lù)安路。 ”  “为什么?”  “老古董说了,六做数字意义时,读音为liù,做地名意义时,读音为lù。 ”  “真的啊?”阿张停下了手中的游戏。

  “嗯,”阿文证实说:“老古董搬出了《现代汉语大字典》做证明。

我们看他翻的那一页,字典上还真是那么解释的,并且举了做地名读音为lù的实际例子:安徽省的六安、江苏省的六合。

”  “哦,那我们以后也不能再说是六(liù)安路了,否则我们不是白字先生了吗?”阿张有些自嘲似地说。

  阿文低下头继续刷着朋友圈,阿张晃动下鼠标继续着游戏。

  “要说啊,”阿张将鼠标在暂停按钮上点了一下,“这个老古董还真有些学问。 ”  “嗯,是的,我也这么认为的。 ”  显然,阿文和阿张对老古董的话题还没有尽兴。   “你知道吧?”这回是阿张想说了,“上次系里组织春游,我和他走一起,爬山时我的鞋带松了,我让他等一等,我系(xì)一下鞋带,你猜他怎么说?”  “他肯定跟你说是系(jì)鞋带,不是系(xì)鞋带吧?”  “嗯。 ”阿张回道:“他说‘鞋带有什么好戏的?你要戏就去戏校花呗。

’嚓,老古董开起玩笑来一点都不古董!”  “嗨,”阿文说,“这算什么。 上一次我和他一起看一个神话电视剧《山海经之赤影传说》,心月狐说要去湯(tāng)谷,他立马就炮轰演员没文化,说那是湯(yáng)谷,神话里太阳出来的地方。 ”  “嗯,我还听他批过一个《诗经》诵读主播,说‘淇水什么时候变成了汤(tāng)了?明明是汤汤(shāngshāng)嘛!’”  “嗯,我上次一时心血来潮读《阿房宫赋》,刚读了赋名就被老古董给笑话了。 ”  “他肯定是跟你说‘老兄,你把阿(ē)房(páng)宫改名为阿(ā)房(fáng)宫,人家秦始皇要找你算账的。

’是不是?”  “哎!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他讲过。

”阿张说。   “他也忒那个了,”阿文显然觉得老古董没那个必要,“现在什么时代了,我们又不是专业的文字工作者,去咬文嚼字干嘛啊?”  “嗨,”阿张替老古董纠正起阿文来,“你还真别那么说,我觉得老古董的认真劲是有道理的。 ”  “怎么说?”  阿张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他说,文字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之根,汉字就是我们华夏族的文化之根,我们就得把每个字的正确读音和用法给掌握好了,不能纵容白字先生。 他还以英语的冠词为例证明他的说法的正确性。   “他问我:‘在英语中你能把定冠词和不定冠词替换着用吗?辅音字母前的a和元音字母前的an可以随便用吗?’  “我回答他说:‘当然不行。 ’  “他反问我说:‘那么汉字的读音为什么允许读错呢?’  “我被他问得无话可说,当然,在心里还真佩服他的认真劲。 ”  “呵呵,”阿文觉得和阿张有些不在一个频道上,想结束这个话题,“继续游戏!”  “好,”阿张也有类似的感觉,趁机下台,“继续刷朋友圈!”  2019年7月21日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