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十堰外国语高级中学2017级语文(下)高二第一次双周测试卷
2019-05-15 / 来源:本站

十堰外国语高级中学2017级语文(下)第一次双周测试卷()出题人:黄桥生审题人:高二语文组制题期:(时间:150分钟 满分:150分)一、现代文阅读(36分)(一)论述类文本阅读(9分,每小题3分)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第1~3题。 中国史传文化最早的经典作品是据说为孔子所作的《春秋》。

《春秋》有史有传。 比如《春秋》为史,《春秋》三传为传。 中国古代文体史上,传依附经、相对于经而存在。 经为纲,为概述,为抽象的道理;传为详解、事实说明和具象化。

从史与传的关系上看,则应该是史为史实,传是借由史实表达的史识。

但实际上,孔子著《春秋》,有微言大义之说,本就是借史实的取舍、详略、措辞、说法等等来对史实进行褒贬、评价和定性,并无纯粹的客观性可言。 传要进一步阐明和凸显经中的道理,其对史实的加工、演绎乃至虚构,就更要远胜于经的微言大义了。 (明)李贽云:“传始于左氏……顾意主劝惩,虽诬而不为罪。 ”李贽因此认为,史传本不以真实性为上。

《春秋》三传,都以解释、凸现春秋大义而非提供历史真相为目的。 可见“传”本来以示意、明义为本,而非以追求客观真实为本。 就此而言,历史叙事从一开始就具有演义性质:用经过了虚构处理的史实,来演绎褒贬之义。

司马迁则开拓了文学化的叙事学原则。 司马迁写史,命名为“记”,应该是有其深意的。 以记录为名,强调的是纪实性。

这似乎成了中国正统历史叙事的第一原则。 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基本前提。

《史记》确实有信史之誉。 但它真正的贡献远不仅仅在此。 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司马迁《史记》最突出的价值,是它开创了中国历史叙事学的全新局面,并由此而形成了中国文学发展史中最重要的叙事学传统。

其中尤为重要的,是由司马迁开创的中国历史叙事中的传人传统。

司马迁为个人立传,叙写个体性人生,通过丰富的情节与细节描写,塑造形象鲜明、个性突出的人物形象。

其次是司马迁的历史叙事重视传说材料,富有传奇色彩,甚至有意追求传奇性效果,从而使他笔下的历史人物具有超越于现实人生的想象性创造性质。 先秦古史本有记言记事传统,到司马迁始确立了记人传统。 在司马迁那里,一定程度上历史确实走向了传奇——这实际上也是它超越《左传》基于劝惩而进行历史虚构的地方。 神话、传说、英雄传奇作为一种“原始文化遗留物”,在司马迁的历史叙事里,留下了大量的或清晰或隐晦的印痕。

有必要指出的是,传说的失真与历史记载的失真具有不同的性质。 前者基于夸饰的心理需求和寄托的情感、精神需求,后者则基于正史写作的基本理念,基于现实与价值观的束缚。 因此,对于后世中国的叙事文学创作来说,司马迁《史记》叙事学最大的启示便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想象性创构和虚构。

这一叙事理念被(清)高珩概括为“笔补造化”。 “而况勃窣文心,笔补造化,不止生花,且同炼石。 ”“笔补造化”后来成为中国俗文学——尤其是讲史文学—一个最基本的创作原则。 后世的俗文学创作者,即使是讲史,其创作理念也与实录无关。 纪实性的历史叙事最终直接导致了虚构性叙事文学的出现。

节选自彭亚非《笔补造化与好异重幻的超常态审美需求——中国叙事文学的传奇意识初探》1.下列关于原文内容的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A.在中国文体史上,经是概述,是抽象的道理,传则是从属于经的,是对经的详解、事实说明和具象化。

B.《春秋》的微言大义,是指借史实的取舍、详略、措辞、说法等来对史实进行褒贬、评价和定性。

C.演义,指用经过了虚构处理的史实,来演绎褒贬之义,中国历史叙事从一开始就具有这一特点。

D.《春秋》三传,以解释、凸显春秋大义而非提供历史真相为目的,这是其远胜于《春秋》微言大义的地方。 2.下列理解和分析,不符合原文意思的一项是()A.《史记》最突出的价值,并不在于提供历史的纪实,而在于开创了中国历史叙事学的全新局面。

B.《史记》形成了中国文学发展史中最重要的叙事学传统,其中包括历史叙事学中的传人传统和传奇色彩。 C.传说的失真基于夸饰的心理需求和寄托的情感、精神需求,与历史记载的失真性质不同。

D.《史记》叙事学给后世中国叙事文学创作的最大启示,便是后人概括为“笔补造化”的叙事理念。 3.根据原文内容,下列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A.孟子“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通过“诛”“弑”的选用,表明自己的态度,可谓“春秋笔法,微言大义”。 B.《左传》为“《春秋》三传”之一,对于其基于劝惩而进行历史虚构的地方,李贽认为“虽诬而不为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