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2019-06-13 / 来源:本站

娇妻似火:腹黑老公晚上好

正文第八章别碰我[更新时间]2019-03-2222:21:51[字数]2033昨天的事加上杜可晴刚才的话,让季翊不得不相信苏雨晴和裴谨言已经有了切实的关系。 季翊拉着杜可晴要走,临走之前,故作潇洒的说道:“既然苏小姐有了新欢,那喝喜酒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季某人。

”杜可晴也是相当配合,赶紧接话茬道:“我和季哥也会好好的。 ”苏雨晴一直低着头没有回应,她不知道怎么跟季翊解释,昨天的事情说到底在两人之间是一道坎,怎么说的清楚呢?倒是裴谨言,这次超级配合的开口说道:“一定,一定叫你们,也希望你们到时候还活的好好的。

”说完,裴谨言还鲜有的冲着二人油腻的笑了笑,嘴角快要裂到眼角。 “走。

”季翊待不住了,拉着杜可晴赶紧离开。 遇见季翊之后,苏雨晴的情绪一直都很萎靡,换药的时候闷闷不乐的,连疼也懒得叫。 这一切裴谨言都看在眼里,苏雨晴为别的男人失魂落魄,这让他嫉妒的要命。 换完药以后,裴谨言一直黑着脸,很用力的攥住苏雨晴的手拉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 “你干什么啊!”苏雨晴终于受不了裴谨言,用力的将他的手甩开,埋怨道:“你拽我拽的很疼的。

”“疼还不知道走快一点吗?”裴谨言双手抱在胸前,鄙夷的看着苏雨晴,他的心里全是刚才她失魂落魄的样子。 苏雨晴一看裴谨言满脸不悦,自己心里挤压着的不痛快也一股脑儿的发泄出来,她叉着腰,朝着裴谨言大喊道:“你这个人就很怪,我为什么要走快一点,我着急投胎吗?”裴谨言伸出食指正戳在苏雨晴的眉心正当间,他一字一顿的威胁道:“我不管你着不着急投胎,但是你现在需要马上给我回家热敷!”“我偏不换!”苏雨晴毕竟是大家里长大的大小姐,娇惯的很,驴脾气一上来,也是谁也都劝不住的:“敷药是吗?我偏不,我看你拿什么给敷!”说着,苏雨晴立刻夺过裴谨言手里拿着的大大小小好几包的药粉,一股脑儿的都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

“怎么样?我宁可瘸也不要让你敷!”说完,苏雨晴还得意的站在原地,叉着腰仰着头等着看裴谨言的反应。

裴谨言此时此刻已经被彻底激怒了,他眉头紧紧蹙着,从一览无际的大草原硬生生皱成了蜿蜒曲折的褶皱山,他眼神阴冷,宛如一笔笔毒箭,直勾勾的扎进苏雨晴身体里,看的苏雨晴全身打冷战,打怵。

“药有的是。 ”这几个字几乎是裴谨言从要紧的齿缝中挤出来的。

他打了电话给苏雨晴的主治大夫,大夫五分钟不到就立刻带着好几份的药从楼上屁颠屁颠的跑了下来。

“裴总裁啊,这是您要的口服药和热敷药。

”大夫说道。 “放车里吧。

”裴谨言严肃的说道。 “是是是。

”大夫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裴谨言的车边上,从窗户放在了后排。

“回家,敷药。 ”裴谨言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他也很难相信自己居然会对一个女人有如此之大的耐心。

苏雨晴仰着脖子站在原地放挺,裴谨言眉头紧锁直勾勾的盯着苏雨晴的眼睛。

两人面对面,剑拔弩张,谁也不肯让一步。 突然,裴谨言伸手拉住苏雨晴的手腕,执意朝着车子停的方向走过去。 苏雨晴极其不配合,一直想着挣扎,叫喊道:“你干什么?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人了。 ”裴谨言执意不放手,硬拖着苏雨晴走:“你尽管叫,这里是医院,精神科也离的不远。

”叫喊没用,苏雨晴索性整个人像拔河一样坐在了地上,她的得意的瞥了一眼裴谨言,心想这回你总不能拖着我走吧。 可没等苏雨晴高兴多久,裴谨言干脆将苏雨晴整个人从地上拽了起来,扛在肩膀上,几步走到车门前,囫囵个的塞进了副驾驶。

裴谨言迅速的坐进驾驶室,然后把车门车窗锁了个结结实实,任凭苏雨晴使出浑身解数也逃脱不了。

“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你要是配合,回家你自己上药,你要是不配合,我就在这里上你。

”裴谨言愤愤的说道。 “哼。

”苏雨晴随口表达不屑,扭过头朝着窗外看去,其实已经是默认的妥协了。 可万万没想到是,裴谨言竟然将这一声哼,理解为了不服气。

之前积攒的怒火一下子爆发。

只见裴谨言一把扯过苏雨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裴谨言便紧紧抱住她,同时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低下头,霸道吻上了她的嘴唇。 “唔唔唔...”苏雨晴惊恐万分,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裴谨言,眼神中是大写加粗的难以置信。

叫喊和怒骂到了嘴边全都变成了呜咽,苏雨晴心里打着一万个问号,她又怎么会想到裴谨言竟然会在这样一种场合下毫无预兆的吻了自己苏雨晴那的睁大的双眼愣是要憋出血丝来,她死死的瞪着楚健南,嗓子里发出含糊不清的词句:“你...呜呜呜,嗯?”语言交流无果,苏雨晴只好换用武力。

她双手用力的拼命朝着反方向推搡裴谨言的胸膛,想摆裴谨言这让人尴尬的挟制。 可裴谨言的力量级别岂能是苏雨晴随随便便就能够挑战得了的,挣扎了半天,苏雨晴十中处于劣势,只能被动的接受。 裴谨言不停的厮磨着她的唇瓣,苏雨晴用力抿着嘴唇,不让裴谨言更加深入。

“唔...”俩个人僵持在原地。 苏雨晴心里万分委屈,明明自己刚才是同意敷药的,裴谨言这发的是哪门子疯。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嘴也说不了话。

苏雨晴见裴谨言铁了心死不撒嘴,只能使阴招,她趁机狠狠咬住了裴谨言的下唇。 血液的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开来,裴谨言吃痛,这才放开了苏雨晴。

“呸。

”苏雨晴像是恶意报复似的啐了一口血,她对裴谨言的无理行为气愤到了极点,开口骂道:“你疯了吧,我都同意自己敷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