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从《数西调》看白剧的艺术特征(谈艺录) 感情咨询app
2019-06-15 / 来源:本站

从《数西调》看白剧的艺术特征(谈艺录) 感情咨询app

  5月,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38台参评剧目中唯一的少数民族剧种,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创作的白剧《数西调》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上演,受到观众欢迎。

  《数西调》曾入选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舞台艺术创作资助项目。

剧中故事并不复杂。

清末民初,白族大商人尹家贤因为帮助官府剿匪而死,其遗孀周秀珠心地善良,收养了匪首留下的婴儿阿亮,在阿亮成长的过程中,母子间日益情深,但阿亮不为族人所容,被迫离家出走,并得知自己身世……经过一系列波折,母子亲情最终感动世人,谱写了一曲蕴含人间大爱的“数西调”。

该剧首次排演后,剧本已经过15次修改,此次参加中国艺术节的是第三个修排版,已经在省内外演出了60多场,可以说是越演越好。   上世纪60年代初,适应时代需求和艺术发展规律,数百年来流传在大理、洱源、云龙、剑川、鹤庆等县市白族民间的吹吹腔、大本曲及民间歌舞等诸多兼具地方性、民族性的艺术样式相互借鉴融合,形成了新的戏曲表演样式——白剧。

白剧最主要的构成要素吹吹腔,据考证脱胎于弋阳腔,大本曲则是流传于白族民间的传统说唱形式。

在大理州的白族地区,白剧是人民群众最喜闻乐见的戏剧表演形式。

  从《数西调》的戏剧文学、唱腔音乐和表演样式3方面,可以看出较为完整和典型的白剧艺术特征。

  从戏剧文学角度看,传统白剧剧本多为折子戏或小戏,剧目多为全国各戏曲剧种共通的历史传统故事。

吹吹腔戏的传统剧本中,唱词部分多用四句段或八句段的“山花体”句式结构;现代戏剧目在继续沿用“山花体”之外,也有多言或少字的长短句式。 白剧唱段的词句韵脚讲究一定的韵律,民间常用的传统韵律称谓有“花上花”“崔茵茵”“油利油”“捞勒捞”四大声韵。

白族群众讲当地汉族方言的“汉夹白”成为白剧中使用的道白语言。

  从唱腔音乐体系看,白剧唱腔音乐体系曲腔众多,主要以吹吹腔和大本曲音乐为主,辅之以部分民歌小调,三者各有特色。

吹吹腔是曲牌体音乐,曲腔丰富,常用的有“平腔”“一字腔”“高腔”“三黄腔”“哭腔”“大哭”等30多个曲腔。

大本曲唱腔民间有“三腔九板十八调”之说,其中“南腔”细腻委婉,“北腔”粗犷昂扬,“海东腔”质白朴素;“九板”中,“平板”长于叙述和表现喜悦,“大哭板”善于抒发激越悲愤,“脆板”欢乐明快……“九板”作为核心腔调,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联辍成不同的套曲形式。 在特殊情况下,根据人物、环境、剧情发展变化的需要,还可以选用“十八调”等常用的辅助性唱腔。   从表演样式来说,白剧充分融合了吹吹腔和大本曲两种白族民间的戏曲形式。

白剧的传统吹吹腔戏中,人物角色分为生旦净丑不同的戏曲行当,演出上场时都有亮相、跳场(劈四门)、引诗、自报家门等不同行当的固定程式。 通常除了唱念做打和手眼身法步等传统的戏剧表演要素外,还融入大量民间舞蹈动作,充分体现出少数民族戏剧样式的丰富性和地域性。

  《数西调》较为完整地体现了白剧的这3种艺术特征,剧本唱词结构中的“山花体结构式”、表演形式中的“演唱和舞蹈”、唱腔音乐的丰富多彩和极强的可塑性等,都使白剧这个少数民族剧种在具有传统戏曲古典风格的同时,更能体现出现代戏剧的时代气息。

  成立于60年代的大理白族自治州白剧团,是这一剧种的唯一专业院团。

在5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创作演出了一大批优秀剧目,培养了一代代优秀的编导和演职人员,荣获梅花奖、文华奖、曹禺戏剧奖、金鹰奖、孔雀奖、群星奖等60多个奖项。 特别是近10年来,剧团以“一年几个小戏,两年一部大戏”的创作规划,推进着以白剧为龙头的白族文化艺术的保护传承。 《数西调》的成功,预示着白剧的传承和发展将再上新台阶。 (责编: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