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神厨毒妃霁云暮南辞 by言辞凿凿完整在线阅读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神厨毒妃霁云暮南辞 by言辞凿凿完整在线阅读

《神厨毒妃》小说简介独家小说《神厨毒妃》由言辞凿凿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霁云暮南辞,内容主要讲述:“有趣,你先下去吧!”霁云暮此时竟有些恼恨自己为何没去,或许远远看着便好……“是!”赤木应声说道,转身之时,也不觉向南辞的玉春苑望去。 “吴妈,你们在弄什么吃的,王爷叫我给他盛一份。

”刘管家走上前,四处...《神厨毒妃》第六章蹭饭免费试读“有趣,你先下去吧!”霁云暮此时竟有些恼恨自己为何没去,或许远远看着便好……“是!”赤木应声说道,转身之时,也不觉向南辞的玉春苑望去。

“吴妈,你们在弄什么吃的,王爷叫我给他盛一份。 ”刘管家走上前,四处看了一圈,随后又用鼻子嗅了嗅,竟没一丁点的香味。

吴妈见状,便道:“那您可是来晚了,是南姑娘做了粥,好像叫香菇瘦肉粥,香菇的香味全都散发出来了,那口感亦是入口即化呢!”吴妈说话之间,还沉浸在吃粥时的迷恋中。

“这可如何是好?”刘管家这一听,心下便有些着急,脚步来回踱着,又看向吴妈,眼神有些狡黠道,“不然,吴妈去南姑娘哪儿盛一份?”“可不多了,怕是已经吃完了。 ”吴妈思虑着,便想着南姑娘是给冬梅做的,此时冬梅也该醒了。 王爷心中念念不忘,这已经跟着来厨房了,还没进去,就听见这一番话,便停下了脚步,叹息了一口气。

“香菇瘦肉粥?”霁云暮在心中默念了一句,便脚步轻盈,跃墙而起,不过半晌,便到了玉春苑的瓦砾之上。 只听闻屋中柔美的声音响起,巧着还刚开始吃。 霁云暮飘然而下,便敲了敲南辞的门。 南辞怒道:“敢问又是哪位夫人前来找麻烦,赶紧滚蛋。 ”霁云暮闻言,被吼得有些尴尬,这才说道:“是我。 ”“我管你是谁,想找麻烦明天再来!”霁云暮闻言,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深沉,在黑夜之中,双眸恍若带着寒光。 “好像是王爷。

”冬梅这才小声说道。

“他来干嘛!”南辞听闻是那个扑克脸,好歹这是他的府宅,将人拒之门外,似乎有些不妥,便起身去开了门。 屋中一阵飘香,飘散了出来,原本怒及的脸,此刻稍稍缓和,说道:“今日之事,我已听说。

”“然后呢?是要到扫庭院,还是给谁端茶倒水,赔礼道歉?”南辞见眼前男子,经过一番梳洗,却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漠,可那双杀人的手以及眼睛却历历在目。 霁云暮闻言,正等着入座的神色突然一愣,随后便如同没事人一样,上前搅动了一下粥说道:“我就说这刚进来就闻着香,原是这个。

”刚想要就着碗吃,南辞便走上前说道:“对不起,不够分。

”“够得,够得,奴已经吃饱了。 ”冬梅瞧着这劲儿,急忙说道,又瞧着霁云暮脸色难看,“奴母亲在家还着急着,奴先退下了。

”冬梅随意作了个揖,便退下了。 “昨日,谢谢姑娘出手相救。 ”霁云暮话很慢,手上动作却极快,南辞依然阻止不了。 况且本就是别人的米粮,她不过加工了一下,也就未曾计较,只道:“我这也休整好了,明日一早,我便离去。 ”霁云暮一勺子吃了一口粥,眼前一亮,米粒颗颗丝滑,却入口即化,香菇更是让他齿间留香,肉虽柴,却别有一番滋味。

“这粥……”霁云暮吃着稍闭上眼眸,脑海里却呈现了母亲轻抚他的脸颊一般温暖,心中早已波澜壮阔,面上依旧冷漠,好半晌才道,“姑娘要去哪儿?”南辞未言,只坐在一旁,心中亦是忐忑难安,从窗户看去,一轮圆月让她略微伤感,不知应该去哪儿。 “王爷即是没事,那便请回吧!”南辞见锅中粥已经是底朝天,便也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王爷手上一滞,嘴角略微尴尬,又见南辞什么也不愿多说,也就起身离开了。 黑夜里,唯有月光悬挂,府上此时已经静下来了,不似白天那般喧嚣,他竟有些疑惑南辞到底从何而来,这一手医术以及厨艺……“王爷,问了抓回来的俘虏,只说是突然闯入瓶山,被土匪发现,直接掳了去山上做压寨夫人的,问过那一带的人,都无人知晓南姑娘身份,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赤木拱手说着,在黑夜里看不清神色,末了才道:“此人身份不明,不可久留。

”“区区一女子,有何惧。

”霁云暮心中踌躇许久,“去,派人把本王要娶她为妃一事宣扬出去。 ”赤木一个脑袋两个大,听着这话,内心突然之间有些疑惑道:“这是何意?”霁云暮只回过头瞥了赤木一眼,他垂下头颅应是,便退下了。

霁云暮仰望着天空,长长叹息了一口气,随后嘴角却又流露出一抹笑。

天刚冒出一道火星子,战王府上便是一阵喧嚣吵闹,南辞揉了揉眼眸,这才听清外面在闹腾什么。

“叫那个小**给我出来,本郡主倒要看看是什么货色,竟敢勾引暮哥哥。 ”门外一女子一身贵气逼人,极其嚣张跋扈。 这架势,可比府上三位夫人更加强势。

南辞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直接将被子盖在脑袋顶上,却仍旧盖不过这一声声尖锐之声,只得起身,披上衣裳,这门就被一脚踹开了。 “你就是那小**?”女子看着南辞背影,一身素衣裹身,长而黝黑的头发,即便没有看见脸,就让她心中一窝火,芊芊细手一挥,一群家仆就走上来牵制南辞。 南辞扶额,身体十分灵巧的躲开了,在一个转身,秀发随之而动,飘扬而起,洁白素衣在初晨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透亮使得南辞周身都泛着光,让女子都看得定了神。

“姑娘,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般出言不逊。

”南辞瞧着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活脱脱就是被父母宠坏了的孩子。

“哼,就你也配与本郡主说话,来人给我押出来。

”郡主看着南辞这般容貌,心中更是嫉妒。 原来是个郡主,难怪如此嚣张跋扈。

几个小厮,立即将她团团围住,南辞只觉可笑,再这战王府也就呆了不到两天,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战王可真是招了一堆烂桃花啊!也容不得她多想,小厮已经冲了上来,南辞身体娇小,且灵活,未曾等小厮凑上来,就已经打趴了两个,紧接着动作,又是反转一脚,正中小厮下身,疼的在地上打滚。 点击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