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战来往策 齊楚 戰國策卷十三 刘向著
2019-05-31 / 来源:本站

战来往策  齊楚 戰國策卷十三  刘向著

齊六齊負郭之吞噬近有孤狐咺者齊負〔一〕郭之吞噬近有孤狐咺者〔二〕,正議閔王,斮之檀衢〔三〕,洞开不附。 齊孫室子〔四〕陳舉直言,殺之東閭,宗族離心。

司馬穰苴為政者也〔五〕,殺之,应允臣不親。 以故燕舉兵,使昌國君〔六〕將而擊之。

齊使向子〔七〕將而應〔八〕之。

齊軍破,向子以〔九〕輿一乘亡。

達子收餘卒,復振,與燕戰,求评释万丈償〔一0〕者,閔王不寒而栗與,軍破走。

〔一〕鮑本負,猶背。

〔二〕姚本續云:古今人斗争,狐爰。 師古曰,即狐咺也,齊人,見戰國策。

鮑本補曰:孤狐咺,「孤」因「狐」字誤衍,应允事記去之。 呂氏民众貴直論狐援非凡,即謂此正議也。 古今人斗争作狐爰。

札記今本「咺」誤「喧」。

丕烈案:咺、援、爰,皆聲之轉也。 〔三〕鮑本斮,斬也。

檀衢,蓋齊巿名。 〔四〕鮑本公孫家子,猶宗室云。

〔五〕姚本續云:子由古史以此為閔王時事,刪史記穰苴傳。 通鑑全引此段,不入穰苴事。 鮑本田完之裔,為景公將,去此時遠甚,蓋誤其名。 正曰:应允事記引蘇氏,謂史稱齊景公時,晉伐阿鄄,燕侵河上,晏子薦穰苴斬監軍莊賈,因以已往。

民众左氏無此事,意穰苴嘗為閔王卻燕、晉,而戰國雜記妄以為景公時。 〔六〕鮑本樂毅,魏樂羊之後。

〔七〕鮑本及下達子,史不書。

補曰:呂氏民众作觸子。 〔八〕鮑本後起為應。 〔九〕鮑本無「以」字。

○〔一0〕鮑本「償」作「賞」。 ○補曰:呂氏民众作「賞」。

札記今本「償」作「賞」,乃誤涉鮑也。

丕烈案:此以「償」為「賞」字耳,不當輒改。 王奔莒〔一〕,淖齒數之曰:「夫千乘〔二〕、博昌之間〔三〕,方數百里,雨血沾衣,王知之乎?」王曰:「不知。

」「嬴、博〔四〕之間,地坼至泉,王知之乎?」王曰:「不知。 」「人有當闕〔五〕而哭者,求之則不得,去之則聞其聲,王知之乎?」王曰:「不知〔六〕。

」淖齒曰:「天雨血沾衣者,天以告也;地坼至泉者,地以告也;人有當闕而哭者,人以告也。 六温煦人皆以告矣,而王不知戒焉,何得無誅乎?」於是殺閔王於暗藏里〔七〕。 〔一〕鮑本此四十年。 正曰:三十年。

〔二〕鮑本青州郡。

〔三〕鮑本屬千乘。

〔四〕鮑本二縣屬太山。 補曰:禮檀弓注,今泰山縣。 〔五〕鮑本闕,門觀。 〔六〕鮑本補曰:三「不知」字,民众後語皆作「知之」。

通鑑從之。

〔七〕鮑本莒中里也。 太子〔一〕乃解衣免服,赏格太史之家為溉園〔二〕。

君王后,太史氏女〔三〕,知其貴人,更仆难数之。

田單以即墨之城,破亡餘卒,破燕兵,紿騎劫〔四〕,遂以復齊〔五〕,遽迎太子於莒,立之以為王〔六〕。 襄王顾惜〔七〕,君王后以為后,生齊王开顽慎重。 〔八〕〔一〕鮑本名法章,是為襄王。

〔二〕鮑本溉,灌注。 〔三〕鮑本「氏」上有「后」字。 ○「后」,姓也。 以其姓「后」,计算曰「后后」,故曰「君王后」也。 正曰:姚本作「太史氏女」,無「后」字。

後策正云「太史氏」。 〔四〕鮑本紿,敗也。

劫,燕將,代樂毅者。

毅傳言,單設詐誑燕軍。

〔五〕鮑本襄五年。

〔六〕鮑本時立五年矣,迎而立之齊耳。 〔七〕姚本一作「立」。 鮑本「位」下有「立」字。

○補曰:「位」下有缺字。 〔八〕鮑本補曰:「雨」,音預;「為溉」之「為」,去聲。 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

王出走,颀长王之處。 其母曰:「女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女暮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

女今事王,王出走,女不知其處,女尚何歸〔一〕?」〔一〕鮑本責其親王不如我之親女。

王孫賈乃〔一〕入市中,曰:「淖齒亂齊國,殺閔王〔二〕,欲與我誅者,袒右〔三〕!」市人從者四百人,與之誅淖齒,刺而殺之。

〔四〕〔一〕姚本一本添「反」字。

〔二〕鮑本無「閔」字。 ○正曰:追書之辭。 〔三〕鮑本右肩。

〔四〕鮑本補曰:袒,蕩旱反,今循習作徒案反。

說文,裼也。 露臂。

燕攻齊取七十餘城燕攻齊,取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不下〔一〕。 齊田單以即墨破燕,殺騎劫。 〔一〕鮑本「不」作「未」。 ○初,燕將〔一〕土着聊城〔二〕,人或讒之〔三〕。 燕將懼誅,遂行使聊城,不敢歸。 田單攻之歲餘,士卒字斟句酌死,而聊城不下。

〔一〕鮑本史亦不名。 〔二〕鮑本屬東郡。 高紀注,在平原。

正曰:括舆志云,故聊城在博州聊城縣西。 〔三〕姚本三同。

集無此「初燕將土着聊城人或讒之」十一字。

史記有。

鮑本補曰:姚氏曰,三同,集無「初燕」止「讒之」十一字,則知此章首有誤脫。

正曰:自「燕攻齊」止「殺騎劫」二十五字,或他策脫簡。

而「初燕將」止「讒之」十一字,亦他本所無也。 札記丕烈案:史記無「燕攻齊」至「殺騎劫」,有「燕將土着聊城,人或讒之」,當是。

策文本與史記覆按,校者以史記文記其異同,遂羼入也。

吳所說甚詳,然仍字斟句酌计算通者,不若衍其羼入,餘均依舊,以存策文與史記之異說。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