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邪神传奇》钟天浩,周琳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2019-05-20 / 来源:本站

在三年中,我们看到一中不断探索创新教育,素质教育,在、中考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在全国数理化及生物、信息等学科竞赛中,硕果累累。在加强品德教育、培养学生全面发展方面作了有益的尝试并取得了宝贵的经验。

  写作文对于学生来说是一件很头痛的事,常常感觉无话可说,无事可写。而课堂作文网收集整理了类型齐全的小学生作文,并提供了学生作文投稿的入口,让学生可以借鉴参考其他同学写作文的方法,让我们真正感受到其实作文也是一种快乐。本站始终以广大同学的需求为导向,不断完善我们的服务,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您作文写作的好帮手!网站历程2012年11月,建站。2013年3月,网站提供作文投稿入口。2013年5月,网站流量突破10000PV。

《邪神传奇》钟天浩,周琳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钟天浩,周琳的小说,邪神传奇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复赛要开始了,只见周琳走到中间那个男孩面前,关切的说:“不要放弃,你能行的,试着超越自己的极限,你一定能做到的。 ”...死亡游戏只见两个蓝面具女郎抬来五张椅子放在里中间的台子上,周琳手中拿出了一大把厚厚的塑料袋,对大家说:“有项世界记录是1959年,美国人罗伯特福斯特憋气13分钟,而我们一般人的憋气时间都只有几分钟,今天我们来玩个游戏就是看谁是我们这个厅里憋气时间最短的人!”话一出,下面一片哗然,周子聪也无趣的对钟天浩说:“搞了半天是玩这么个无聊的游戏,我还以为今天我们都有得美女玩呢。

”钟天浩也觉得很诧异,不知道周琳到底在搞些什么,反正他老觉得有那么些不安。

周琳接着说游戏规则:“今天除了憋气时间最短的那个人以外,所有的会员都可以得到会费,这是我们的规则,希望大家努力,不要做最后一名。 ”周子聪失望之余对钟天浩说:“我想我们俩肯定不会是那憋气时间最短的倒霉鬼咯,今天赚点钱回去也不赖嘛嘿嘿。 ”“我们的游戏规则是,先比出今天憋气时间最短的五个人,然后他们再比4个回合,谁在这4个回合里输得次数最多,谁就是今天的失败者。

失败者一旦决出,其他人就可以领今天的会费各自回去吃饭了。

”周琳一边说规则,一边将塑料袋分成5份,分别挂在每个椅子的靠背上。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个极限,人类也有自己的极限,我希望大家今天能突破自己的极限憋气时间!”话说完了,周琳开始邀请围圈的人们五个一组到台上。 游戏开始了,第一组五个在台上的人在周琳和两个蓝面具的帮助下,套上了袋子,开始憋气,周琳他们也开始记时。 最长的有五、六分钟,最短的也有两、三分钟,毕竟袋子里的空气还是能支撑一会的。 怪异的比赛方式,让屋内一片安静,安静中带着一丝恐怖。

但是,没有人离开。

人都好奇的,都想看到结果,而且,还都想拿到那轻而易举得来的钱。

成绩记录好了后,第二轮又开始,就这样十轮结束了,钟天浩他们在第四轮,结果最后钟天浩是三分钟,周子聪是五分钟,他们俩的成绩都不在倒数5名之列。

周子聪于是又开始吹嘘了:“哈哈,我们1000块到手了,这1000块赚得真容易啊,知道为什么我憋气比你长那么多时间吗嘿嘿,等你以后女人多啦,也会慢慢象我这么长的!不知道为什么,钟天浩完全没有听进周子聪的话,他的注意力全在台上最后被选出的倒数五名身上,他老觉得他看到了中间那个男孩面具后痛苦的脸和硕大的眼镜。 那个男孩成绩不到2分钟,大概是天生肺活量低吧。 复赛要开始了,只见周琳走到中间那个男孩面前,关切的说:“不要放弃,你能行的,试着超越自己的极限,你一定能做到的。 ”钟天浩转头对周子聪说:“我怎么都觉得周老师好象是在恳求那个小个子呀。

”周子聪说:“完了,周琳不会就喜欢这样的矮冬瓜类型了吧,那我这么高大岂不是不受她的青睐?看来你小子有希望哦。 ”钟天浩愤怒了:“妈的,又嘲笑老子没你高,老子一米七一,不算矮冬瓜!”复赛,果不其然,那个小个子次次都是最后一名,周琳一次一次的鼓励他,钟天浩开始强烈的感觉到了周琳慢慢在绝望。 结果已定,矮冬瓜是最后一名,钟天浩也呆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了莫名的恐慌,不知是为周琳的绝望还是为矮冬瓜面具背后那痛苦的脸和硕大的眼镜,周围的人兴高采烈的领钱、退场他都没有注意,他只感觉到自己被周子聪牵着走出了那个多门的大厅,只感觉到了留在大厅里的周琳的沮丧。 出了酒吧,周子聪忙着联系今天晚上的项目,打了几个电话,约好了地点就上出租车溜了,钟天浩也无奈的回家吃饭去了。 周末波澜不惊的就这么过了,周日晚上去学校报道的时候,除了听周子聪不停的讲那天晚上见的那个网友有多漂亮,开房的时候有多开心之外,钟天浩还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那是寝室的人听来的:“听说四班的胡洋波死了,就是星期五晚上,死在了学校的那个湖边,现在学校已经把消息封锁了。 ”胡洋波,和钟天浩同一个系的,但是不是一个班,都住在一栋楼。

一个系的经常见但是都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名字,光说名字还真不知道是哪个,于是钟天浩就问:“胡洋波是哪个啊,长什么样子?”寝室另一哥们很快就回答了:“就是那个个子不高,老戴n大个眼镜的呀!上大课的时候老喜欢和女生坐一起的。 ”钟天浩努力的回忆了下,好象是有点印象,最大的特征就是那副宽大的眼镜了。

“怎么死的啊?”“怎么死的就不知道了,因为学校已经把消息封锁了,反正听他们讲好象是死在那个转角的湖边,怪吓人的,以后谁还敢晚上从那湖边走啊。

”钟天浩感到一阵头疼,这消息反正不是什么好消息,让他有点不舒服,问了下,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刚要睡着,周子聪又开始大谈他的勾女之道了:“你们知道吗,我这个周末做了件刺激的事情,就是趁我老婆出去做了一下午头发把一个小美女带回我们的小家里来了一次!”马上大家都来兴趣了,七嘴八舌的问起来:“哇,那不是刺激到顶了?”“那你们是在床上做吗,不怕那妹妹头发掉床上或者香水味留床上被丁艳发现啊?”周子聪一副神气的样子:“这我可是有绝招的,你们学着点!第一,我自己留长发是有目的的,即使有美女的头发掉我身上或者床上,我也不怕,就说是我自己的;第二,我在那美女来之前,把家里床上的床单全部反着铺上,把枕套都拿下来反着套上,这样不管我们怎么折腾,就算掉点头发什么的或者粘点香气在床上枕头上,等她一走,我把床单反铺回来,枕头套回来,头发和气味就全给压床絮上枕头胆里,我老婆也绝对发现不了了……”一节课下来,全寝室掌声雷动,钟天浩也在掌声和一股莫名的滋味中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