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张孝祥词鉴赏:念奴娇(洞庭青草)
2019-07-09 / 来源:本站

张孝祥词鉴赏:念奴娇(洞庭青草)

张孝祥词鉴赏:念奴娇(洞庭青草)张双柱念奴娇过洞庭张孝祥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

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

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乾道二年(1166)八月中旬,张孝祥落职东归过洞庭湖,谒金沙堆庙,祭屈原,不计个人恩怨,更不落前人窠臼,写下这《绝妙好词》开篇第一首的过洞庭.该词上阕以洞庭星月皎洁的夜空和寥阔浩荡的湖面为背景,下阕借景抒情,以其高洁的人格魅力和高昂的生命活力为基础,创造出一个光风霁月、坦荡无涯的艺术意境和精神境界。

自起句洞庭青草至表里俱澄澈,点明地点、时间和人物,如果把这首词当做游记、散文或来读,这里还交代了内容、情节和感触,并为后面的故事陈述及矛盾展开做了铺垫。

洞庭,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位于岳阳市西南;青草,位于洞庭之南,与洞庭湖相接。

古今文中多以洞庭、青草并称洞庭湖。 近中秋,并非以中秋之夜经过洞庭而写下此篇。 张孝祥是时之作还有《祭金沙堆庙》、《观月记》等。 《观月记》云:余以八月之望过洞庭。 天无纤云,月白如昼……余系船其下,尽却童隶而登焉。

望,望日,天文学上指月亮圆的那一天,即夏历十五或十六日,有时指十五前后几天。

可见,该词写作时间当为中秋前夕,时近中秋的洞庭月夜格外皎洁宁静。

更无一点风色中一点,笔力奇特,与其说是实写湖面的平静,还不如说是有意识地要展现其内心世界的平静,它的本意乃在展开下面天人合一的澄澈境界。

玉鉴琼田二句,进一步表达出词人这种物我和谐的快感。

前句化用北宋夏竦《雪后赠雪苑师》玉界琼田万顷平,然易界为鉴,添一三字成三万顷,不仅更富于形象性地突出湖面的壮阔宏伟,而且与下句一叶形成鲜明对比,使其境界尤为空阔猗伟。 尤其一着落,实质一词眼,很象心之附著于体,一叶扁舟附著于万顷碧波,在宏大恬静的境界中表现了词人融入大自然的旷远胸怀,读之深感境界高远。

素月分辉三句再次细致描绘出湖光月色无与伦比,其澄澈一词,更从三个层面写出水之碧波清透、月之灵辉清透和人之意念清透。 水与月之澄澈,是实景勾勒;意念之澄澈,则是心灵造境,就连人的表里也被洞照得通体透亮。

可见,词人文字功夫极高,寥寥数语,生动透彻,空明澄澈。 至此,怡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这二句作为上阕束结,进一步表现出佛、道主张顿悟和清静的思想对词人的影响,也使得其作洒脱超逸。

词人沉醉在天人合一的美妙境界之中,兴会盎然,其中之妙谛确是只能意会、难能言传;即使意会,又岂能为他人真切体会。

词寓哲理,至此可谓达到至境。

换头应念三句,承上启下,通过追记广西被罢职,进步实现物我交融的写照。

岭海,指两广之地,北有五岭,南有南海,故称岭海.孤光,月光。

词人借助月光自照,深感仕途坎坷,不无凄然和愤懑。 肝胆皆冰雪,既是作者自我写照,同时也与上阕表里俱澄澈相呼应,为下文不知今夕何夕作铺垫。

短发二句推进景物与感受的描写。

萧骚,风吹树叶的声音,本指景色冷落,这里形容头发稀疏,是对上句岭海经年落职离思的进一步交代。 一叶扁舟,谁念我、今日天涯漂泊。 (张孝祥《念奴娇?离思》)襟袖冷,谓两袖清风,廉洁清贫,这是对上句肝胆皆冰雪自我写照的再次表白,一敞旷达高远的襟怀。 按照作者思路,尽管头发稀疏,两袖清风,今夜泛舟洞庭湖上,兴致格外高涨,想象越发浪漫,于是接下来又有了奇峰突起的神来之笔。 尽吸西江,一作尽挹西江.西江,指长江。

这是借用佛教禅宗语来写饮酒之豪迈。

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细斟北斗,是把天上的星斗想象为酒斗,这在屈原《九歌?东君》也有类似诗句,如援北斗兮酌桂浆.词人过洞庭、祭屈原,自然会想到屈原事、屈原句,自然更具有浪漫主义色彩,但他奇特之处在于把洞庭月夜的景物幻化了,今宵此处,宇宙万物顿时成了宾客,大家欢聚一堂,以北斗星为酒具,以长江水为酒浆,尽情地喝个痛快。

这是何等阔大的气派,何等开广的胸襟!这种睥睨世人而物我交欢的神态,是作者自我意识的扩张,是感人人格的充溢,表明作者早已把人间的富贵荣辱抛之九霄云外。

正如南宋魏了翁在《跋张于湖念奴娇词真迹》所云:方其吸江酌斗,宾客万象时,讵知世间有紫薇青琐哉。 (《鹤山题跋》卷二)再至此,词情达到高潮,所以歇拍总括上文,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结笔借用苏东坡《念奴娇》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的,而这里更达到一种物我两忘的超尘绝俗的境地。

故查礼称该词最为世所称诵,词中许多句子皆神来之句,非思议所及也(《铜鼓书堂词话》)。

王闿运更指出:飘飘有凌云之气,觉东坡《水调》犹有尘心。

(《湘绮楼词评》)这首词具有独特的艺术造就,不但是中秋代表作,而且是整个文学的一个代表作。

究其荦荦大者,《过洞庭》杰特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关于洞庭的吟唱。

自屈原以来,诗人、词家大都通过吟唱洞庭湖的优美壮阔,来表达对先人的缅怀,或对时事的感慨,或绝唱亲人间惜别,或讴歌传说里凄美。 洞庭水、洞庭月乃至所有洞庭美,只是一种具象意境,而洞庭自然山水和当地人文赋予作者的情感基调才是落笔真谛所在,其诗文较多表现为一种洞庭怨、洞庭愁。 此时的张孝祥虽因奸人所害而落职,却不是借景销怨、借酒浇愁,而是通过浪漫的描写,将其高洁的人格和超旷的胸怀展现给大家,给人以精神上慰藉和艺术上享受。 二是关于该词的写作技巧。

该词通篇景中见情,句句有人,笔笔含情,情以物动,辞以情发,比喻信手拈来,感慨油然而发,语言活泼生动,哲理深邃博精,尤其是通过奇特的想象,把无形的心境化为超越现实的物象,使得全词运笔空灵且豪迈,艺术感染力大大增强。 以上所展示的敻绝尘寰的境界和浪漫手法,足以与苏东坡《水调歌头?中秋词》相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