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小说 王栋:一具牛槽
2019-06-24 / 来源:本站

小说  王栋:一具牛槽

哎哟,三叔啊,想不到你家还藏着个大宝贝哩。 马武说。

什么宝贝?李老汉笑了,你不是不知道,打我老爷爷那辈起,就给地主扛活,解放后成分是贫农,别说没有宝贝了,就是有,也早卖了换饭吃了。

真的,三叔,我马武说有宝贝就有宝贝。

你看,就是它这个牛槽。

马武指着躺在院子东南角的那个牛槽说,叔,你不知道,现在就你这个牛槽,最少值这个数,马武伸出左手,张开五个手指头。

你说五百?李老汉说。 呵呵,五百,这算什么宝贝?再添个零!马武说。 五千?李老汉瞪大了眼睛,不太相信马武的话,进屋来说吧。 这会儿马武也不慌慌着打药去了,放下喷雾器,又走向牛槽。 仔细端详着,嘴里嘟囔着,好东西啊好东西,而且是青石的,做工也好,体型大,怎么也得一米七八,还是喂大头咕(头咕,鲁西北方言,就是牲口,牛马驴骡的统称)的,好!好!说着话,他进了李老汉的堂屋坐下。

李老汉给他泡了一杯茶说,尝尝吧,这是李芳从杭州给邮来的西湖龙井,货真价实的西湖龙井,从人家茶农家里直接买的呢。 马武喝了口,嗯,不孬。 李老汉问,为什么一个破牛槽值这么多钱?马武说,叔,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知道外面的世道,现在老多城里人都跑到农村里淘换老古董老物件呢,像以前的挂钟、老式的收音机、留声机,人家都要。

咱们喂牛的牛槽,人家企业的大老板都争着要这东西呢。

尤其是年数多的,体型大的,像你家这个,就特别值钱。 哦,人家弄去也喂牛?李老汉问。 喂牛?老叔你真天真。

人家弄去,不是喂牛,人家做景观用。

给它放到架子上,里面养鱼养花草,然后弄个循环水,让它长流水,人家说这样旺财。 又叫时来运转,时气的时跟石头的石,不是一个音嘛。 咱们牛槽,喂了多少牛,马,驴,多少头咕,你知道不?那怎么数得清啊,俺这牛槽,打我记事起,我爷爷就用他喂牛喂马,现在我都快六十了,说不定这牛槽比我岁数还大哩。 就是啊,人家讲究的就是这个,多少牛啊马的,早没影儿了,可咱这牛槽还在。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咱这是石头做的牛槽流水的牛马,牛槽在,就是根,人家说是生生不息,俗话说得好,富不过三代,城里的大老板们最在乎这个。

他们想长长久久,就弄这个,图个吉祥……哦,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些道道啊。

怎么说你家有个宝贝哩。 马武说。 那天来了一个人,说出三百块钱买它,我差点卖了。

李老汉说。

亏得没卖,卖了,你就亏大了。 马武说,好了,不说了,我得去打药了,三叔啊,这东西钱少了可别卖你有心卖的话,找我,我给你找个下家,保管你亏不了……马武临出门时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