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曾是笔墨纸下客,丹青虽远不需嗟
2019-06-10 / 来源:本站

曾是笔墨纸下客,丹青虽远不需嗟

  田妇女于采集桑叶时,于平原绣野,风和日丽中吟出:采采芣苢,薄言桔之。

似韵无韵,余音袅袅。

于心上人之前,羞于吐露心声之时,便咏出: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如此细腻含蓄,当真是那个人才明白。

气节的君子志趣相投的知己之时,相见恨晚之情无以言表,便吟出: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 于山中偶遇友人,谈笑风生之时,便有:偶然值林叟,谈笑还无期。 平白如话,而诗情、礼趣兼备。 思妇哀伤愁闷之时,感怀韶华易逝,便有: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憾恨无限之情不事雕琢,沉之至,郁之至,凄然欲绝。

国破家亡之际,自怨自艾,便有:一旦归为臣掳,沈腰潘鬓消磨阅世愈浅而性情愈真。 他不是一个好君主,但却是一个好词人。

山水之间,清风明月,花草虫鱼,便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千古绝调,想象奇妙,情趣盎然,占尽小园风光。

十年别离之苦,思忆友人之时,便有:我居北海君居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真奇语也。 厌倦世事官场时,便有: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之之喷薄。

远居之外,触景生情时,便有: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渺,归思难收。

以声传情,声情并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