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第988章 第二场内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9 / 来源:本站

第988章 第二场内战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场域,是传说境的高层武者,才能够凝聚的一种特殊空间,能将自身的力量提升到最大化。 武道达到传说境界,武者不仅追求对天地之力的运用,同时,也在借用天地之力,在体内形成一个完善的小天地。

而场域的形成,则是体内小天地的延伸,在这样的环境中,自身的实力能够发挥到极致,而对手的实力也会形成压制。 不过,凝聚场域是一回事,想要完全的掌控场域之力,却又是另一回事。 这种情况,就如武者能够吸收天地之力,但是,想要驱动天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事实上,哪怕是武尊级的巅峰存在,也只能借助场域,极大提升自身的力量,却难以催动场域本身之力,来进行攻击。

而竹影的力量的真面目,竟是以场域的本身,来进行攻击,难怪无声无息,却又威力无匹。 “这种力量无比强大,从位阶上说,其力量是在【八极神拳】之上,可惜,这丫头太年轻了,并且,她应该并非是古兽王的纯血,而是发生了意外,才转化为古兽王的纯粹血脉。

”银澄说出它的推测,若是竹影能够完全掌控【场域切割】,威力当真是神鬼莫测,绝对凌驾于【八极神拳】之上。

遗憾的是,这只是如果,两强交锋哪里又能有如果?砰!擂台上,竹影身前的空间呈现裂痕,终于碎裂开来。 她的【场域切割】终于支撑到极限,无法承受丘漠山无比狂暴的拳势,呈现崩溃之势。 突然,竹影一声轻喝,绝美容颜露出一丝倔强,额头银角闪烁光辉,骤然射出一道银光。 轰隆隆……那道银光蕴含着毁灭的气息,将漫天拳势全部洞穿,直击丘漠山的右肩,其速之快,根本难以躲避。

面对这样迅疾的银光,丘漠山也没有躲避,右肩猛地鼓起,浮现一层厚厚的鳞皮,那是【八极神象】的甲胄。 “终于,动用了【八极神象】吗?”秦墨目光一凝,即使身具斗战圣体,他也对那道银光无比忌惮,感到一种本能的威胁。

换成是丘漠山,则更是感到无比的危险,体内的机关圣器【八极神象】本能发动,挡住了这一击。

无边气劲崩碎中,丘漠山倒飞出去,却是一只脚踏着地面,将擂台犁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一直到擂台边缘,才停了下来。 他身躯一震,朝旁边连旋数十圈,才站稳了身形。

摸了摸右肩,覆盖在肩部的甲胄,则是出现一个半寸的凹陷。 “好可怕的力量!竹影,若这是你的真正力量,这一战我就认输了。

”丘漠山咋舌不已,坦言说道。

刚才若非体内的圣器自动护住,这一击之下,丘漠山必定重伤,甚至很可能因为擂台护罩打穿,而跌出擂台之外,彻底落败。

对面,竹影则是面色苍白,额头的银角光辉暗淡,她咬了咬牙,道:“你赢了。 我也无力再战了。 ”显然,刚才的那一击,是她全部的力量,却是被【八极神象】的甲胄挡住。 现在,她已是无再战之力,只能认输了。 其实,竹影也清楚,以她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如丘漠山。 后者单是以【八极神拳】,就彻底压制了她的力量,何况,丘漠山还没动用八极宗的镇宗之器-【八极神象】,众所周知,这才是丘漠山的最大杀招。 丘漠山大笑抱拳,表示承让,他对竹影的力量很佩服。

若是这少女能够完全掌握体内的力量,这一战后果如何,实是难以预料。

光辉连闪,两个选手已然下台,一股股地气涌动,开始修复擂台的损伤。

从十强战开始,年轻魁首级的强者展现真正力量,擂台的强度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场域切割】啊!想不到,这种古兽王之力会重现世间,是人族血脉中的古兽王之力被彻底激发么……”源刀尊喃喃自语。

莫老则是摇了摇头,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一届【跃龙台】之战,实是群英闪耀的一届,若是在往届,这种程度的战斗要在三甲战才会爆发。 此时,外城的山峰看台一片哗然,许多年轻武者们一脸懵然,不愿相信竹影就这样输了。

从外城观看这场交锋,确实不觉得竹影呈现败象,反而是丘漠山狂攻之后,被一道银光冲飞。

而后,竹影就认输了,这太可疑了。 自外城战以来,竹影就备受瞩目,让无数男子心动不已。 却是想不到,这位神秘少女就这样败了,明明觉得还有余力。

难道说,竹影与丘漠山之间,有着什么密切的关系,所以,才这样认输了?老一辈强者们则是神情凝重,对于竹影的古兽王之力,相当的忌讳莫深,不愿多谈。

内城中。

刚出现的丘漠山身躯一抖,感到阵阵寒意,而后,就听到从外城中,传来轰然的声讨声,对这一战的结果表示质疑。

“他·娘·的,这帮家伙哪个不服,到我面前来找我!”丘漠山一阵喝骂。

秦墨等则是笑而摇头,这就是绝色美女的威力,若是丘漠山正面击溃竹影,外城的那些年轻武者们就又是另一番声讨了。 对于这一战的结果,秦墨等都看得很清楚,以战力而论,丘漠山确实在竹影之上,前者连【八极神象】都没有动用,就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形势。

不过,若是竹影真的完全掌握自身的力量,这一战的局面就彻底颠倒了,在战斗一开始,竹影就施展【场域切割】,则丘漠山会完全处于被动。

即使启用【八极神象】,这种圣器的防御力固然惊人,也未必能抵御【场域切割】的可怕威力。 只是,这也是一个假设,以竹影现在的情况,想要完全掌握自身的力量,恐怕至少要到天境后期,甚至跻身武道王者境。 她要走的路途,还很遥远。 “败就是败了,没什么好说的,我还有机会,你们可要小心。

”竹影扫视着一群同伴。 秦墨等人皆是一滞,这一战之后,竹影对于自身的力量运用,必定有了极大的提升。

若是谁在加赛中,与竹影碰上,那可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十强战,第二场,王笑一对简月玑。

”半空中,光辉流转,浮现这样一行字,顿时引起外城一阵轰然。

人族的强者们怒容满面,纷纷谩骂不已,怎么又是人族天才的内战,这是怎么他·妈·的一回事?其余外族的无数强者则是大笑,这样的对战顺序才对嘛,让你们人族得瑟,说什么本届【跃龙台】排位战,人族的年轻天才们才是绝对的主角。

这样的人族内战,最好再来两场,先淘汰一半的十强中人族,看你们人族还怎么吹嘘。 “这不公平!祖脉意志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这样对战下去,还怎么玩?”左熙天跳脚不已。 砰!下一刻,左熙天则是横飞出去,摔了一个狗吃屎,也不知被什么力量给轰飞的。 “呜呜呜……”左熙天捂着嘴巴,其中有两颗牙都给磕掉了,再不敢言语什么。

“怎么又是人族内战?!”“还是笑一和简月玑……”裁判席上,莫老、源刀尊的脸色也不好看,连续两场的人族内战,就算以这两位的涵养,也是难以接受。

唰!唰!擂台上,两个身影出现,秦墨是“王笑一”的伪装,【狂月地阙剑】也由狐狸的青焰伪装,看不出本来面目。 “想不到,会与你碰上。

”秦墨露出微笑,心中感慨,他与简月玑之间的切磋,已经不是第一次。

自从西城的武殿试炼后,他前往主城时,就有几次与这位西翎刀姬切磋,那时他的剑技,修为,皆是无法与简月玑抗衡。

现在,短短两年不到,双方却在【跃龙台】上,要进行跻身五甲的争夺,这是秦墨没有想到的。

“昨夜才喝了你的神酿,修为有不小的精进,今天就要与你一战。 你若是输了,可不要怨我哦?”简月玑低头,看着手中的黑刃佩刀,她心中有着异样的感觉,总觉得与这少年之间,有着莫名的熟悉。 这种感觉,在两人同时站在擂台上,则是越发清晰起来。 并且,简月玑心中,还有一种奇特的悸动,仿佛从很久以前,她的刀骨补全的那一刻,就有一种莫名的召唤,在告诉她,要与某一个剑手一战。

而那个剑手,似乎就是眼前的少年。

“王笑一,这一战,你能不用祖阵之技,而是用你的剑,与我一战吗?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简月玑抬头,如晨曦般的眸子注视着少年,却是欲言又止,她不知该怎么说内心的这种悸动。

“好。 ”秦墨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很清楚简月玑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