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回 陆炳的仇人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11 / 来源:本站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回 陆炳的仇人沧狼行最新章节

云涯子的身体,如同中了邪似的,不停地在抽搐着,他的嘴角边也开始流出鲜血和白沫,甚至,从那些铜钱大小的伤口,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的血肉,骨骼与内脏,原来他的五脏六腑,乃是漆黑一片,连骨头也是黑漆漆的,随断随长,可是现在,随着龙血的血滴在他的体内不断地扩散,他的全身上下这十七处穴道,几乎象是给泼了王水一样,伤处不断地扩大,而那再生的能力,也被这龙血的神力所抑制,变得不复存在,血雾起处,创处尽是恢复了常人的血肉骨骼。

而云涯子那恐怖的咆哮之声,让人不忍耳闻,十七滴龙血血珠,就如同十几滴硫酸王水一样,在他的身体内不断地肆虐着,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那十七个铜钱大小的伤口,已经进一步扩散,变成婴儿拳头的大小了,甚至有些靠的近的穴道,根本就是伤口溃烂到了一起,他的肠子开始顺着腹部的几处穴道所烂成的大创口开始外流,而白花花的肋骨,也已经是清晰可见!“啪嗒”一声,云涯子的一根肋骨沾染到了龙血,顿时就从中而断,他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再也支持不住,直接跪倒到了地上,两只充了血的眼睛直盯着陆炳,七窍之中红色的鲜血横流,有气无力地说道:“陆炳,你,你居然,居然用这种,这种方式来伤,伤我,你,你好狠!”陆炳冷冷地回剑入鞘,眉头一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云涯子,你这千年以来害人无数,可曾想过自己有今天的报应?!为了今天能屠了你这个邪魔,我已经准备了多年,告诉你吧,这龙血太阿剑,就是我十几年前。 为了你准备好的!”云涯子咬着牙,扭头看向了李沧行,大吼道:“你,你竟然早就和。 和陆炳勾结在一起了,李沧行,本仙,本仙真的看,看走了眼!”李沧行微微一笑:“云涯子。

你这回又错了,我可从没有和陆炳有过这样的合作。

”他看着陆炳,勾了勾嘴角:“陆炳,你是什么时候取得我血的?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事?是在我武当山昏迷的那次吗?”陆炳点了点头,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革囊,远远地可以闻到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而革囊口子上留着一些暗黑的血痕,看起来已经是经年累月,至少十余年前了,李沧行闻到这股子味道。

略一皱眉:“都这么多年了,你居然也不洗一洗?”陆炳哈哈一笑,把这革囊收回了怀中:“沧行,你的血可是龙血啊,每一滴都是弥足珍贵,我好不容易才用你的血炼了这把龙血太阿剑,又怎么舍得去洗呢?没准哪天我还可以用来炼炼匕首,暗器之类的东西呢。

”李沧行叹了口气:“你如果想要对付云涯子和你的主子,我有血都可以给你,何必这样偷偷摸摸呢?”陆炳的脸色一变。 沉声道:“沧行,不要胡说八道,我只要对付云涯子,主上对我很好。 这个用你的血来对付云涯子的办法,也是他告诉我的,沧行,你不要挑拨离间。

”李沧行微微一笑:“那你的这个主上,跟这云涯子又有什么区别呢?一样是修仙的妖人,一样是你的主子。 一样是一直操纵你命运的人,你难道会甘于一辈子这样居于人下,不敢反抗?”陆炳的脸色阴沉,冷冷地说道:“李沧行,你说这些没用的,主上可以让我修仙,也不象云涯子那样跟我有仇,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反对他,甚至,这个击杀云涯子的办法,也是他教我的,这等于是他帮我报了仇,我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李沧行哈哈一笑:“陆炳,你这个人我很了解,绝对不会把这个就当成恩情,因为,你和我是一路人,要的不是自己能修仙,或者说,第一要务,不是自己可以修仙,你追求的不是那种长命百岁的事情,而是想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吧。

”陆炳的脸色大变:“你,你说什么?”李沧行的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陆炳,你爱极了当年你的那个师妹,以至于明知道她带着别人的孩子,仍然可以娶她,而她最后因为云涯子的养蛊计划,又离开了你,去跟了沐杰,然后死于老魔向天行之手,这一点,才是你最耿耿于怀的地方吧,甚至,你比沐杰更恨云涯子,也恨你的这个主上。 ”陆炳的脸色开始变得惨白,声音也开始微微地颤抖:“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才没有,哼,师妹那个贱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我,我,我陆炳堂堂男儿,又怎么对她动情?李沧行,你以为我是你吗?就算我是你这样的情种,你起码有一个对你痴心一片的沐兰湘,可是我师妹,不是这样的女人!”李沧行的眼中神光一闪:“不,陆炳,你不用嘴上强辩,你的行动出卖了你的内心,如果你真的对你师妹,对你妻子这么绝情,又怎么会把凤舞养大成人,对她倾注全部的感情呢?又怎么会在你的这个青山绿水计划里,唯独就没有在武当安插内奸,你这是怕伤到我的小师妹吧!”陆炳的嘴唇开始微微地哆嗦,他咬着牙,说道:“就算,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对我的师妹余情未了,但冤有头,债有主,我又怎么会恩将仇报,去伤我的主上呢?我的仇人是云涯子,不是我的主上!”李沧行哈哈一笑:“陆炳,是因为你的主上就在附近,所以你才不敢说实话吗?云涯子所伤的,不过是凤舞,虽然你因为你的妻子原因,也一直对凤舞倾注着父爱,但那毕竟不是你的师妹,你的师妹,是被那个养蛊的计划害死的,虽然沐杰想要逃脱你主上的控制,可是你主上却不想放过他,不惜借老魔向天行下手,杀了你的师妹,以警告沐杰,这些连我都能猜到,你会不知道?”陆炳的额头开始冒汗,沉默不语,一边的云涯子突然看到了生的希望,大叫道:“李沧行,救我,我,我告诉你独孤求败的事情,他就是。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