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第三十九章 诸方齐动 感受态细胞用途
2019-06-11 / 来源:本站

第三十九章   诸方齐动 感受态细胞用途

第三十九章诸方齐动小说:作者:更新时间:2019/5/2923:50:59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片黑云不断的腾起,又消散。

子午流光河这处滇国、蜀国的边界河,开战至今已经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天鲜活的生命。

滇蜀两国本就势力相当,在正面战场上两方交战谁也奈何不了谁。 于是乎这宽达二十里的子午流光河面就成为了双方拉锯扯锯的地方,双方在其上展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役,战死的士卒不计其数,每次交战这二十里的河面就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而一具具倒下去的尸体俨然成为了像饺子一类的食材。 随着惨叫以及“扑腾扑腾”的水花声,永远的留在了子午流光河中。

自古战争多鳏寡,人去楼空色消败,百年战争千年尝,奈何谁人胜来,谁人负?唯有遗世之人空寂寞。

  一场规模庞大的战役刚刚结束,双方再一次丢下数以万计的尸体后各自撤退,然后遥河相对峙。

子午流光河南岸一顶顶白色的军帐绵延千里,一对对身披战甲的士卒在其间来回巡逻,士卒手中的兵矛、长戟散发着寒冷的微光。

一顶巨大的金色军帐屹立在军营最中心位置,而帐顶一杆十来米书写古书“君”字的金色旗帜正在寒风中烈烈作响,这无疑是蜀国君王亲驾所在的帐篷,也是整个蜀国所有高层的所在地。

帐外寒风刺骨,阴云密布。 帐内却是灯火通明,十多个直径四米的火盆,被炙热的木炭烤的通红通红。 期间布置着上百来个案玑板凳,一位位身穿官服的人物正在伏案疾书。   整个大帐除了“哧哧”笔杆摩擦纸张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声响。 百官上首一张三丈来长的的金龙座椅上,正斜身轻倚着一个人,只是此人好似身有疾症,眼窝深陷面色晦暗不清,双眼中满是鲜红的血丝。 此刻身子斜靠着龙椅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正用力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不用多言,此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没错他就是当今蜀国的帝君开元王杜泽。 只是跟当时刚来督战时的俊郎潇洒不同,战争并没有朝着自己构想的方向发展。 本以为滇国国王再看过自己的亲笔书信后,两国不会开战。

可谁知滇国突然发难,战事一触即发。 双方厮杀至今越陷越深,再无了和解的可能。 而蜀、滇两国又国力相当双方谁也无法短时间内战胜对方,所以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就此展开。 明知是沼泽,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跳进去,这种令人抓狂的感觉,此刻再无任何人能有如今坐在龙椅上的蜀国帝君杜泽深刻。

  “妈蛋,滇国的狗皇帝不知道怎么想的”杜泽心情糟透了,忍不住骂出了声来。 底下的官员虽然都有竖起耳朵听,但谁也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依旧奋笔疾书,好似有写不完的文书一般。 随着这一股小风波过去,大帐内再次陷入了寂静中。 突然“啾啾”一只体型健硕的雁乌从空中盘旋着落到了杜泽身边,其左足之上梆敷着一根竹筒。

杜泽坐起身来伸手抚了抚雁乌的脑袋,健硕的雁乌在这位帝王面前显得极为温顺,任其手掌轻抚安逸的闭上了眼睛。 杜泽顺带取下竹筒,取出一张深褐色的纸张,在身前的烛火之上烤了烤,渐渐的原本空白的纸张上出现了一行清晰的字迹。 “天降陨石,落于流放城北郊,臣暗察,此石颇具异能,或可为此次战事带来转机,故上报吾皇定夺,请速派人来援!”结尾没有署名,只有一只血色的手掌。

不用多疑此消息的真实性,只因为它来自于血手印,蜀国最恐怖也是最忠心的帝国组织—血狱,百姓称其为勾魂地狱,而官员部将称呼其为鬼狱,是真正只隶属于皇帝的忠犬,专司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务。

浏览完毕,杜泽右手“帕帕”敲了两下桌面,随即招来站在身侧的宦官在其耳侧低声交代,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杜泽与宦官。

奈何众朝臣与帝椅之间没有半点声响传出。 众人只能看着皇帝低语交代,秉受圣意的宦官频频点头。 面对次情况众人眉头不禁皱起。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在他们为无法倾听或者揣测到圣意时,坐在皇帝下首第一位满头华发的老者,那对醒目的锐眼此刻正在泛着猩红的光芒,嘴角则轻轻上翘。 显然皇帝的低语无法瞒过这位曾经以杀伐著称的“铁血宰相”。 不知是曾经杀孽太过,还是何缘由,任何人在靠近这位宰相时都会感到一丝莫名的冷意,即使是身为皇帝的杜泽也不例外。   子午流光河北岸,此刻同样军帐绵延,其间一对对全副武装的士卒穿梭往来。

一座黑色的巨大军帐矗立在众多军帐中间,仿佛一座巍峨大山震慑这一方天地。 而大帐中此刻站满了披甲戴缨的众多朝臣,与蜀国君帐有所不同的是滇国军帐之中没有桌椅案几,朝臣大多站立,只有少数几人有座位,而这座位乃是活物,正是滇国独有的奇兽伽罗。

外表乖萌,性格好似乖巧温和,怎么看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如果你真被其外表所蒙骗,那么当你站在它对立面时所付出的代价,一定会让你昂贵的付不起。

强健的体魄,肌肉发达的四肢,以及长长兽毛下若隐若现的锐利爪甲无一不显示着其危险性,而且奇兽伽罗很难驯服,可一旦被驯服终身只认一主,乃是滇国上层名流钟爱追逐的理想宠物以及护身级奇兽,但因其数量稀少,这类奇兽往往只存在于几大滇国的顶级家族势力中,其余家族势力只能望而兴叹。 所以在滇国有奇兽伽罗的家族势力无一不是滇国如日中天的顶尖家族。

此刻被伽罗所拱卫的人物自然便是滇国的帝王庄贤,比起正直壮年的蜀帝杜泽,庄贤则是已经到了行将就木的年纪。

满头的华发,高大的体格上挂着一副早已失去光泽的皮囊,浑浊的双眼也已看不出身为帝王的锐利。

话语一出口往往,需要稍微缓一缓才能接续下去,真不知他为何拖着一副这样的残躯与蜀国开战?四周围的朝臣此刻真在认真聆听,显然是这位帝王正在交代这什么,尔其犹如骷髅般的右手中此刻正握着一张黑色的信笺,其上血红色的字迹依稀可见“天现异象,天石陨与流放之城北郊…”  三大帝国势力皆因天石暗流涌动,而在朝野之外,诸方势力,盗贼流寇之类也都不自觉朝着流放之城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