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2019-07-22 / 来源:本站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瞬间变化“堡主,吉时将近,您可准备好了?”外面有人说道。 “马上好!”楚天墨连忙收起心思,将自己亲手准备的礼物,拢进了袖子里。 推开门,楚天墨阳光下的脸,泛着耀眼的红光。

大红喜服,把他青春的模样,映衬得更加炫目。 人逢喜事精神爽,楚天墨挺直脊背,往洛清歌的房门而来。

他抬手刚要敲门,门便开了。 洛清歌由人搀扶着,从里面走出来。 “看来我们两个是心有灵犀……”楚天墨上前牵住了洛清歌的手,得意地戏谑着。 洛清歌难得的没有说话。

楚天墨只以为她是害羞,便牵着她,来到了众人面前。

两人并排站定,稍停片刻,便听司仪扬声道:“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司仪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来,眼瞅着两个人相对而立,便要拜堂完成大礼了,忽听有人喝道:“等等!”声音一出,楚天墨霎时愣住了。

他一把扯下了对面人的盖头,眼眸闪烁着幽光,“你真是找死!”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楚天墨扬手便朝着新娘的面门而去。

大家全都怔住了,这堡主如今可真是凌厉!“啊!救命啊!”眼看着楚天墨大怒,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殷瑟瑟顿时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楚天墨平直地出掌,故意在殷瑟瑟的头顶卷席而过,虽然没有伤了殷瑟瑟,却早让殷瑟瑟吓破了胆。

“哐当!”一声响动,吓得殷瑟瑟妈呀一声,瘫坐在地上。 再看,楚天墨的衣袖里掉出了一面红绸维系的镜子,那是他精心准备送给洛清歌的新婚礼物。 耀眼的光芒瞬间四射,众人全都下意识地挡住了脸。 楚天墨只觉得炫目光芒过后,头有些昏沉沉的,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无法站立。

“楚天墨!”洛清歌急速地奔过来,扶住了他。 他看着洛清歌,抱着头,眼神闪烁。

片刻的炫目光芒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就连地上的镜子,都跟原来没什么分别。 而楚天墨,亦是慢慢地放开了手,双眉间凝结的疙瘩,也慢慢地舒展了。 “楚天墨,你怎么样了?”洛清歌暗中忐忑,刚刚为什么她觉得楚天墨的眼神那么古怪呢?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天墨!”洛清歌一颗心仿佛悬到了嗓子眼,用力地晃着楚天墨。

“我没事!”楚天墨瞪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殷瑟瑟,冷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与他拜堂的不是洛清歌,而是殷瑟瑟!“刚刚她装成丫鬟混进了我房间,趁我不备将我打晕,并用幔帐捆了我,将我丢在了床底下……”洛清歌轻叹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殷瑟瑟如此大胆啊?她以为是来服侍她的丫鬟,哪知道刚一回头,便被殷瑟瑟打晕了。

幸好殷瑟瑟匆忙间绑的并不结实,她利用之前学过的防身技能,成功解开了绑带,逃了出来。 “你有没有受伤?”楚天墨问道。

“没……”洛清歌瞧了眼楚天墨,见他并无变化,心里是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殷瑟瑟,你是不想留在卧龙堡了吧?”楚天墨牵过洛清歌,眸刀扫向殷瑟瑟,咬牙下令:“丢出去!终生不得再入我卧龙堡!”“啊……”殷瑟瑟顿时面如死灰,呆若木鸡。 “墨儿,不看僧面看佛面,你饶了瑟瑟吧!”一听楚天墨要将殷瑟瑟逐出卧龙堡,楚冬霜哭哭啼啼上前,拉扯着楚天墨。

楚天墨深深地看着楚冬霜,用力地扯下了自己的衣袖,“如果姑姑还想纵容于她,想要替她求情,那么请姑姑与她一同出堡吧,我卧龙堡不养胆大妄为之人!”凌厉的气势裹狭着无情的话语,让楚冬霜霎时呆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看着楚天墨。

墨儿,好生凌厉,就好像换了个人……“还愣着做什么?把人送出去!这样的日子都被她破坏了!”一声令下,顿时有人提着瑟瑟发抖的殷瑟瑟,大步朝着卧龙堡大门而去。

而那楚冬霜,愣是没敢再出声。

她从小就被哥哥养在卧龙堡,吃喝玩乐全靠卧龙堡供养,她拿什么出去?她出去了吃什么?不,她要理智,不能因为女儿断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 于是,她就那么眼睁睁看着殷瑟瑟被带走了。 这时候,全场鸦雀无声,静得出奇。 楚天墨深深地看了眼洛清歌,“对不起,是我照顾不周……”洛清歌摇了摇头,总觉得这少年城府颇深,叫人捉摸不透。

“既然吉时已过,便免去那些繁琐的礼节,直接进入最后一步吧!”忽然,楚天墨看向司仪,意味深长地说着。

那司仪是什么人?多年的摸爬滚打早就把他锻造成一个可以见机行事、圆滑世故的人了。 望着楚天墨的眼神,司仪立马笑着,扬声道:“送入洞房!”声音高亢有力,回旋在现场上空。

洛清歌定定地看着司仪,一时哭笑不得。

而此时,楚天墨已经抱起了洛清歌,脚步轻快地往洞房而去。 身后,是大家错愕的眼神,却依旧鸦雀无声。 半晌,那叫人窒息的低气压才烟消云散。

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楚天墨,你……没事吗?”洛清歌暗中疑惑地问了一句。

“你指什么?”楚天墨将她放到床上,双手撑着床,深深地看着她。

“你……有点吓人……”洛清歌暗中唏嘘。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温润的少年如此凌厉呢。 “楚天墨……”“你是否该叫我一声相公……”没等洛清歌的话说完,楚天墨的俊脸倾轧下来,意味深长地问。

“这……”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洛清歌感到了熟悉的要挟的味道。 为何她会觉得,这个人和相公如此相像……楚天墨的眼神,越发变得幽深,“丫头……”就连这称呼,都变了味道。 洛清歌凝着眉,半晌惊愕,不知所措。

唇角浮现着邪肆的坏坏的笑,楚天墨霸道性|感的唇,带着强大的占有欲,覆上了洛清歌的唇……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