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归园田居 其一(陶渊明)
2019-07-10 / 来源:本站

归园田居 其一(陶渊明)

  陶渊明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解题】  《归园田居》选自《陶渊明集》。

陶渊明于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十一月,因不为五斗米折腰而辞去彭泽令归隐,其时四十一岁。 《归园田居》大约作于归隐的次年。 这组诗共五首,这里选的是第一首。 陶渊明所写的大量歌颂田园生活的抒情诗,表达了对黑暗社会的憎恶和对田园生活的热爱。   【注评】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适俗:适应世俗。 动宾短语作“韵”的定语。 韵:指气质,性格、情趣等。 性:生性,性格。

本:本来,副词。

.丘山:这里指山林。

○以追述往事开篇,言自己从小就厌恶世俗官场,本性喜爱大自然,体现出诗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风亮节。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尘网:尘世的罗网,指官场。

官场生活污浊而又拘束,犹如罗网。 去:离开,指离别故园的丘山。

三十年:应作“十三年”,陶渊明自太元十八年(393)初做江州祭酒,到熙义之年(405)辞去彭泽令归田,刚好过了十三年。 ○写诗人对以往误入仕途的深刻反省。

“尘网”一词,是首句“俗”的具体化。 诗人将官场斥为“尘网”,见其憎恨之情。 “三十年”,极言时间之长,加重了“误”的份量,见其追悔莫及的心情。

以上为一层,写自己的本性与误落“尘网”的矛盾。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漏。

羁鸟:关在笼里的鸟。

羁,束缚。

旧林:过去栖息的山林。

池鱼:被捕捞来放养在池里的鱼。

故渊:过去生活的深潭。 这两句的“恋”与“思”“旧”与“故”均为互文。

○承前叙诗人误落官场“尘网”,意如“羁鸟”“池鱼”,得不到自由,于是思恋“旧林”“深渊”渴望回到大自然的怀抱,见其急切思归田园的心情。 诗以“羁鸟”“池鱼”作比,贴切形象,既与前面的“尘网”呼应,又为后文的“樊笼”伏笔。

  开荒南野际,守拙(zhuó)归田园。

南野:一作“南亩”,泛指田野。

际:间。

守拙:安守愚拙的本性。 拙,指不善于在官场逢迎取巧。 “守拙”句是说自己宁愿抱守愚拙的:性归隐田园,而不愿混迹在巧弄机谋的仕途之中。 ○叙诗,现在终于离开仕途归耕田园,流露出无限的欣愉之情。

“守拙”一词,与诗的开头两句呼应,既是对“俗”的尖锐讽与否定,又是返朴归真“爱丘山”本性的再现。

以上为层,写自己归耕田园的决心。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方宅:住宅周围方,旁,周围。 宅,住宅。

○写诗人归隐后,只有微薄的产业,简陋的家室,表现了诗人淳朴的生活,淡泊而又舒畅的心境。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荫:树荫,引申为遮蔽,荫蔽。

罗:罗列,排列。 ○写诗人田居的环境。 屋后榆柳,相互掩映,凝绿于夏,堂前桃李,列植成行,争艳于春,令人逸兴遄飞,心驰神往。

  暧(ài)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暖暧:模糊不清隐约可见的样子。 远人村:远处的村庄。 村庄是人聚居的地方,所以称“人村”。 依依:轻柔的样子。 墟里:村落。

烟:指炊烟。

○写远望之景,静中寓动,一切都呈现出安宁、柔和的情调。

“暖暖”一词,写出了轻烟淡雾迷漫飘忽下,乡村似隐似现的杳远景象,极富诗意。 “依依”一词,画出了炊烟袅袅中的村落的安闲景象,与诗人悠然自得的心境完全契合。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这是主谓倒装的句子,还原过来是“远人村暖暖,墟里烟依依”。

这种主谓倒装句是诗词中常见的特殊句式。 这种倒装与诗句的节奏、押韵都有关系。 从节奏方面看,“暖暖——远——人村”,节奏是二一二,。

读起来顺口;还原为“远——人村——暧暖”,节奏是一二二,就读不顺畅了。 从押韵方面说,如不倒装,“依”字押不上韵;倒装以使“烟”成为韵脚,就能同上文的“田”“间”“前”等相押了。 由于诗人们常用这种例装句,它也就成为了旧体诗的特殊句式之一,并从而形成一种特殊的风味。 运用得恰当,句子的诗味似乎更浓一些。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颠:本义是头顶,引申为泛指顶部。 ○写近听之景,以动显静。 “狗吠”“鸡鸣”都衬出了田居的宁静和诗人怡然自得的心境。

以上为三层,写田园生活的情景。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户庭:门庭,门户和庭院。 尘杂:尘俗杂事。 虚室:虚静的内室,陈设简单而安静的屋子。

这两句说,归田以后,因无世俗杂务的纠缠,闲暇的对间就显得多了。 ○隐居家中,无世俗杂务烦扰,自然清静。

  久在樊(fán)笼里,复得返自然。

樊笼:关鸟兽的笼子。 这里比喻仕途。

复:又,副词。

得:能,助动词。

返自然:回到大自然,指归耕田园。 这两句是说,辞官归田,有如长期关在笼中的鸟兽又重返大自然一样;○用一比喻,其欣喜舒畅之情,溢于言表。

“樊笼”句与前面的“羁鸟”“池鱼”遥相呼应;“复得”句与诗首二句相绾合。

全诗章法,转承起伏,变化多端,前后勾连,一脉相通。

以上为四层,写重返自然的感受,是全诗的总结。

  【译文】从小没有适应世俗的习性,生性本来热爱田园和丘山。   违背本心误入仕途罗网,一别故园屈指一十三年。

  笼中的鸟儿眷恋着旧林,池中的鱼儿思念着故渊。

  如今在故乡山野开荒种地,安守愚拙的本性返回田园。

  住宅周围有土地十余亩,简陋的茅屋盖上八九间。

  榆柳成荫遮蔽着后面屋檐,桃李争妍罗列在厅堂面前。

  远处的村庄望中隐约可见,村子里家家升起袅袅炊烟。

  狗吠在深深的里巷之中,鸡鸣在宅旁的桑树之颠。

  田家的门庭没有尘俗杂事,简朴的屋里多么安静清闲。   象鸟儿长期被关左樊笼里,如今又展翅飞回到大自然。

  【简析】  本篇写诗人离开仕途,归隐田园的简朴生活,抒发了他对官场生活的憎恶和归田后的喜悦安适的心情。   这是一首优秀的抒情诗。

诗人采用寓情于景,借景抒情的方法,使描绘的生活图景和表达的思想感情交融在一起,形成一种艺术境界,使读者通过想象觉得如同身临其境,感受到一种意境美,从而受到感染。

如诗中我们所感触到的田亩草屋,成荫的榆柳,列植的桃李,黄昏的远村,依依的炊烟,深巷中的狗吠,桑颠上的鸡鸣,这些平平常常的事物,经过诗人的点化,都增添了无穷的情趣,构成一幅幅优美的画面,它们有近有远,有动有静,有声有色,有淡有浓,有活泼的生机,有自然的趣味。 将这画面有机地组合起来,便又构成一幅清新自然,恬静美好的田园生活的图景,并从这图景中体会到诗人那归隐的无穷乐趣和乡居的安适心情,使读者感受到一种艺术的意境美。   全诗语言平易朴实,多用偶句,对仗工整,琅琅成诵,富有音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