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重生天后:顾少,轻点宠
2019-07-12 / 来源:本站

重生天后:顾少,轻点宠

正文第四章洗心革面了[更新时间]2019-06-0516:26:50[字数]2039今日头条!天籁玉女叶雅音与千娱经理的桃色交易!鲜红色的醒目标题下,记者密密麻麻写了几千字,就差把叶雅音的小学情史给挖出来了。

配图更是夺人眼球——叶雅音一身吊带短裙,醉醺醺地趴在几个男人身旁,艳光毕露。

合上报纸,苏语柔心情大好,旁若无人地在阳台上哼起了新歌。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清冷而又凌冽的声线。

“你很开心?”苏语柔尴尬转身,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千昀的目光。 昨晚顾千昀就起了疑心,她装疯卖傻硬是拉着他去喝酒才躲了过去,哪里想到……顾千昀醒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找她。 他不是顾氏的总裁吗?不应该日理万机,忙得抽不开身吗?为什么总有那么多闲工夫来管她?见她没有回应,顾千昀又逼近了几步,几乎把她抵到墙上。

“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报复唐凌鹤?”苏语柔愣了愣,没有吱声。

“难怪你那天说他是渣男……”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弄得她浑身发痒。 糟糕,顾千昀误会她了!就凭她前世的那些任性作为,被误会是理所当然的吧……苏语柔心里一百万的冤屈,却又没法解释。 “说话。 ”顾千昀捏住她的下巴。 苏语柔回过神来,立马拼命摇头。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

我确实想报复他们,但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接近你的。

”“那是为什么?”顾千昀指尖顺着她的下巴划到颈部。

苏语柔深吸了口气,咬牙道,“因为我突然发现了,谁才是真正对我好的人。 ”顾千昀的手指僵住。

不仅手指,似乎整个人都被冻在了原地。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苏语柔一时间有些痴了。

天呐!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长得这么好看呢?真是瞎了眼啊……门口,许诚和陆大忠望着扬长而去的顾千昀,表情有些奇怪。

“你说,顾总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八成是苏小姐又惹他了吧。 ”“你说她到底咋想的,之前不是要死要活地非要离开这,现在怎么又自己跑回来住了?”许诚纳闷。

“洗心革面了?突然发觉少爷有多好了?”“不不不,绝对不可能!”许诚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苏语柔紧闭的房门,“你忘了她以前有多狡猾吗?这个女人一定又想耍什么新花样,我们可得盯紧了!”……与此同时,豪华的办公室内。

“凌鹤,我……我该怎么办啊。

”叶雅音哭丧着脸。 她本就没什么后台,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全靠唐凌鹤的扶持。

这次的新闻,简直就是要她的命啊!“凌鹤……”见唐凌鹤没反应,叶雅音干脆放声大哭了起来,“三年了,眼看着我就要拿到歌后的奖杯的了,呜呜呜,被苏语柔这么一闹,我以后怎么在圈子里混。

你一定要帮帮我啊!”可不论她怎么抹眼泪,那个男人的脸上始终没有一丝怜惜。 唐凌鹤按响了警卫铃。

“唐经理,有什么吩咐?”保安立马探头进来。 “把她带出去。 ”唐凌鹤一脸嫌弃地皱着眉,“叶雅音和我们公司的艺人合同已经解除了,以后别再让我见到这个女人。 ”“不……不!”叶雅音慌了神,“凌鹤,别赶我走,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唐凌鹤背过身去,没有再搭理她。 保安们已经围了上来。

“凌鹤……”叶雅音哭花了脸上的妆容,全然没有了昔日大明星的风采,犹如泼妇般跪坐在地上哭喊着。 韩氏娱乐门口,一身华服的女人步伐妖娆。 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七八个黑衣随从。

正是韩氏娱乐的大小姐,韩倾儿。 忽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把目光转向了墙角。

那里坐着一个女人,她身上白裙子沾满了灰尘,精致的妆容也已经被泪水冲得面目全非。 韩倾儿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叶大明星吗?”叶雅音抬起头来,肿成桃子的双眼早已不复昔日光华。

“这是被谁欺负了呀,怎么会哭成这样?”韩倾儿俯身,细长的手指划过她柔嫩的肌肤。 叶雅音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有怒火隐隐跳动。 她知道韩倾儿是苏语柔的好闺蜜。 这个女人现在来找她,一定是为了奚落她!“呵呵,你这么看我干嘛,又不是我放的音频。

”韩倾儿“咯咯”笑着,“我知道你恨苏语柔,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她一脸傲然地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叶雅音,笑意冰冷。 “用她的命,来换你的前途,如何?”“为什么?”叶雅音蹙眉。

她们不是好姐妹吗?“因为我看她不顺眼。 ”……太阳升到了最高点,苏语柔捂着肚子走出房间。

“好饿啊,今天中午有什么好吃的呀?”走下楼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饭菜。

正准备动筷,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左顾右盼了半天,也没见着顾千昀的身影。 “顾千昀?该吃饭了!”“人呢?”然而她上上下下全找了一遍,却始终没有见到顾千昀的身影。

不止是他,就连许诚和陆大忠,还有整个别墅的佣人们都不见了!苏语柔有点慌,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临时有事不回来了,至少也应该和她说一声啊?不会是遭什么不测了吧!想起前世的经历,苏语柔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该不会……唐凌鹤这个死人渣,报复到顾千昀身上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给他打个电话。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大门哗地一声被人推开。

“顾千昀!你去哪了呀!”苏语柔以为是他回来了,立马激动地跑了上去。 门外却另有其人。 那人头发花白,看上去却依旧精神抖擞,眼中的寒光宛如利刃,吓得她瞬间不敢动弹了。 苏语柔呆在了原地。

来人她很熟悉,正是顾千昀的父亲,顾天,也是顾氏的大董事。

苏语柔讪笑。

“顾伯父……您怎么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