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第2370章 幽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2019-07-11 / 来源:本站

第2370章 幽兰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虫族是什么?”当云海向伽诺交待清楚了一切,在他刚刚回到“异形联盟生态圈”首都星时,前脚刚进门的他还不及和芷寒说几句话,阳台上沐浴着阳光的花盆就向他发出了精神信息。

走到阳台上,看着还似刚刚盛开的娇艳欲滴的花朵,云海突然有些困惑。

云海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虽然更多的事实证明它极有可能就是以意识形态存在的不完整的云朵,但问题在于云海没有绝对的证据证实这一点。

而它自己本身,却又不能确定云海的判断。 “怎么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花朵微微晃动,就像是从远眺转向盯住了云海。 “倒不是因为这个,只是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云海苦笑一声应道。

“称呼?”“也是,每一个个体都需要一个代号称谓。 ”“你不是觉得我是你的妹妹吗?那你就把我当成她就行了。 ”“你原来是怎么称呼她的,现在怎么称呼我就行了。

”花朵无风自动,在那一片片花瓣上,能量光点就如同星屑般弥散开来。 “云朵?”“还是算了吧,等我完全确定了你是她,又或者你终于记起来自己是谁以后再说吧。

”云海的摇了摇头,接过芷寒递过来的饮品冲她笑了笑,随即又看向了花盆。

清楚他肯定是和这个特殊的存在在交流,芷寒也没有打扰他,转身离开了。

“随你吧,你想怎么称呼都行,反正只是一个区别于别人的代号而已。

”花朵回应着云海,同时在它的茎上,一片柔嫩的叶子舒展开来变成一根细小的藤蔓,随即探到云海面前的杯子中轻轻触了触里面的酒水。 “奇怪的味道,混合了很多种植物元素。 ”藤蔓迅速地收回去又变成了一片叶子,同时一个意识出现在了云海脑海中。

“喜欢吗?”没想到它会有这样的举动,云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问道。

“相比你们先前吃过的食物,它显然味道更好一些,不过我并不存在喜不喜欢,因为我根本不需要通过食物来获取能量。

”枝叶舒展,花瓣卷合,它的意识再一次出现在了云海脑海当中。

“我也一样。

”“只是她固执地认为这样做更恰当一些,至少在这个场合中更恰当一些。 ”“像普通人类一样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再喝一杯原来我喜欢的混合麦酒,既然她喜欢我这样,那我也不介意配合她一下。

”“毕竟,我亏欠她很多。

”忍不住伸手过去,云海同时回应道。

花朵微微向后躲了一下,然而在云海固执地将手指伸过来时,一片嫩叶舒展开来却又缠住了他的手指,随后又轻轻放开。

“不明白你们这种感情。

”“以后你就叫我幽兰吧,我很喜欢这种植物,我现在的形态也是它。

”见云海手指还没收回去,花朵过来又轻触了一下他的手指。

“幽兰?”“抱歉,花花草草什么的,我只局限于知道阳山上的,幽兰我还没见过,所以并不认识。 ”云海微笑说道。 幽兰轻摆,它这次却是什么也没说。 “虫族,是我们已知的宇宙范围内最强大的文明,而且没有之一……”并排站在花盆旁边,云海眺望着整座城市,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有些可以说,有些却不能说。 云海并不是担心“幽兰”会泄露什么,只是牵扯到“萨尔那加族”,有些事情他不得不隐瞒或者改变。

毕竟,在房间内存在着太多的智能电器,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云海拒绝去思考伽诺会不会也像监视其他人那样监视着自己。

“异形联盟所有人都以为异形这次是败退,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只是撤退。 ”“如果不是因为云月错误的决定,我们甚至可以毫发不伤地回来。

”“不过这个也无关紧要,总之你只要知道虫族很强大就行了。

”慢慢地说着,云海将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就喝光了的酒杯放在了旁边。 “本源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你说它就是一个能量体,可能量存在的形态是多种多样的,它到底是哪一种?”然而幽兰并没有因为“虫族”的恐怖而感慨或者敬畏,显然却是对“本源体”更感兴趣一些。 “本源体的形态,确切的说因为是多样性的。

”“它很不稳定,我怀疑它的辐射力量就来自于这种不稳定性。 ”“我也说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形态,但它展现出来的就像是一片阴影。

”“它可以随时变幻形态,在承受可以伤害到它的攻击时,一些阴影就会弥散消失。 ”“而且这种阴影还会展现出物质实态的特性,在我被它的阴影身躯包围的时候,我清楚地触摸到了一些实质存在的特殊物质。 ”云海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纯粹的能量体,又以物质实态的特性。

”“可以在瞬间通过辐射杀死生命体。

”“主宰……我听他们都是这么称呼你的。 ”“主宰,打个商量好不好,这一次你们去虫族所在的河系,能不能也带上我呢?”“放心吧,我不会对你们的行动造成任何干扰,我只是对那个本源体感兴趣。 ”“毕竟从某些方面来说,我和它其实都是差不多的生命形态,区别只是在于它是能量体,而我是个意识体。

”幽兰轻吐着芬芳,同时云海说道。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云海感觉到了这一刻幽兰不只是在祈求自己,却还更像是在撒娇。 脑海中闪过那个曾经古灵精怪的少女,被触动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云海几乎没有思考便点头应了下来。 “不过你要听我的。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特别是在凶险的宇宙当中。

”“我这么说,不是怕你惹麻烦,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虽然你只是它的一部分意识,但将来它会知道你知道的一切。

”答应之后,云海又马上叮嘱道。 “嗯。 ”“放心吧,我会听话的。

”幽兰人性化地乖巧地点了点“头”,同时一片嫩叶伸过来在云海的手上轻触了触,就似吻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