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第六百四十五章 烈酒之下荒错事 我想对你说的作文评语
2019-06-11 / 来源:本站

第六百四十五章 烈酒之下荒错事 我想对你说的作文评语

王老虎知道距离离阿罕儿越近,自己机会越多,但危险也越大,发箭射出的距离越短,对自己越不容易躲避,也就越危险。 这箭就是危险的一支。 王老虎飞身向前一跃,如果能分解成慢镜头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王老虎腾空而起的一刹那,后腿刚提起,那支箭便从他的脚下呼啸着而过了,挺险的一箭。 阿罕儿已经搭好第三箭。 这第三箭以上中下三方对着王老虎跑来的方向。 勒布清楚王老虎的功夫,在射箭高手之下,他能连续躲过两箭,说明他功夫了得,勒布不免有些失望,随着距离的近一步,以箭射杀他的希望越来越小。 三箭齐发,不是每一个箭手都可以做到的。 三箭在这样近距离的情况之下向着王老虎的方向而去。 一旁的诺格和赛云发出一声惊叫,石将军不禁失了面色,叫了一声:“王将军,小心!”险,三箭之险已经显现,两人的距离不过二十多米,这样的近距离已经由不得人再做过多的思考,因为箭在零点几秒之内就会射到人身上。 箭张着齿,带着主人的意志,呼啸而来。 王老虎知道最险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会是三箭齐发。 他想躲已经没有机会,这样短的距离根本容不得他往边上躲,时间也不够。

硬接,也是不妥,三箭,呈现上中下三个方向,硬接,中间一箭身体部分有宝衣,而上方和下方,没有宝衣护体,射中其中的一箭,导致自己比武的失败不说,如果射中位置不妥,还将会有生命之忧。

险中之箭。

王老虎要化解三箭之险,需接了上方之箭,化解底下之箭,硬闯中间之箭。

手中之刀向上扬起,在箭来的方向,刀锋迎箭,箭与刀的马刃迎锋撞击,那一点火星划过刀刃,贴着王老虎的脸颊飞过。 腿下之箭,射过王老虎的左右腿之间,王老虎双腿一夹,这利箭的力道之势有不少的冲击力,双腿夹紧箭之时,正中间的那一箭已经呼啸着顶在了王老虎的身体之上。 王老虎的双腿旋转起来,他要借这旋转之力抵消箭的冲击力,而且在旋转的时候,再向阿罕儿的方向而去。

双腿旋转甩了几下,一股离心之力将箭向外甩了出去。

几秒时间,王老虎已经冲到了阿罕儿的前面,大刀一举,就架在他的脖子之上。

阿罕儿此时已经上好第四支箭,正欲发射,却因为脖子上的一刀,无法动弹。 “王大人好功夫。

”一旁的勒布忙鼓起掌来。

阿罕儿道:“你赢了。 ”“你的箭术不错。

”王老虎承认道。

在一边的勒布等人走了过来,道:“王大人的功夫天下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敌,你给我们展示了上乘的功夫,这样高的境界,恐怕我们再练二十年也不会达到。 ”诺格道:“厉害。

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功夫如此高的能人。

”“要说功夫好,草原的王子也是位功夫高手,公主如果想见识好功夫,王子是不错的选择。

”王老虎又对勒布道,“其实,严格说来,是我输了,第三波箭,其实我并没有抵挡住,我只是利用了自己的宝衣,如果没有它,我身上早已中箭。

”“不管怎么说,这只是比武,让我们见识到了两人精彩的技艺。 ”石有才道。 “各位,都不说了,我们回席上继续饮酒。 ”王老虎道。

又回到了席间。 阿罕儿举起碗,对王老虎说道:“早就想跟你过过招,今日大过对瘾,王大人功夫名不虚传,我敬你一杯。

”“哪里,你的箭术一流,能与高手对决,是人生一大幸事。 ”两人又是一口而尽。

“石将军,感谢款待,来,与我干一碗。

”勒布道。 “我不胜酒力,而且也喝不惯这草原之酒。 ”石有才道。 勒布有些尴尬。

王老虎道:“各位将军,大叔是性情中人,大家何必拒绝人于千里之外呢,错过了今晚,可能就要等一生一世了。 ”“王将军既然这样说,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

”石有才道。

大家也就没有再收敛,放开了喝。 这酒是好酒,就是太烈,几波下来,大明的几位将军却已是烂醉如泥了,这几人中,也就是王老虎酒量大一些,见到这些人都瘫了下去,王老虎口齿不清地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地,都不胜酒力了,来,起来,再跟草原人大干十回。 ”勒布也已经红光满面,道:“王将军,他们不陪你,我这个老头来陪你。

”“好,好,还是大叔好。

”王老虎又不由地举起了手中之碗,也不顾勒布有没有喝酒,端起来,就咕咕地下了肚去。 这桌已经不是桌子,这椅子也已经不是椅子了,王老虎一喝完这碗中之酒,便道:“今日太尽兴了,大叔来了就有酒喝,我太高兴了,如果可以,我们就喝到天亮。 ”勒布道:“喝到天亮就天亮,谁怕谁呀。 不过,我们明日就要回草原,不能陪你到天亮了。

”“太扫兴,太扫兴了,你不陪我喝,你回到草原我也要将你拉回来。 ”王老虎道。 “好啊,你来拉我,我就不回来。

”这两人还绊上了嘴。

“光当”一声,王老虎手中的碗不知何故从手中滑落了下去,摔了个粉碎。

勒布笑道:“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这碗也不给你喝酒了。 ”“到此为止?我还能喝上……十……大碗,不,不,二……十大碗呢?”王老虎道。 “不喝了不喝了,我们要回了。

”勒布道。 “回……好,我也要回了。

”王老虎酒气冒上来,人站起来,想去房里,却是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勒布道:“你行不行啊,看你是走不动路了。 ”“我怎么会不行,我只是休息一下。

”王老虎道。 “这地儿凉,也不能睡,赛云,你扶将军回房里去。

”勒布道。 赛云今晚也是喝了一些酒,但并没有醉,听到勒布让她扶王老虎房里,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便走到王老虎身旁,王老虎借了一些她的力,便起了身来,道:“你说我走不了路,你看,我不是起来了吗?”赛云将王老虎扶到了房里。 这是卫所里王老虎的一处房间,虽然比不上家里的摆设温馨,但也是一间房。 赛云将王老虎扶到了床上,让他躺下来,这喝醉了酒的人身体体重会骤增,赛云这一路扶过来是费了好大的力才将他扶上了床。 赛云将王老虎的靴子脱了去,又想给他宽衣,刚伸出手去解他的衣襟,一朵红云便上了她的脸颊,她想起了勒布说的几句话,你要与王老虎成亲,今天晚上就是个机会,待他喝醉了酒,你就与他同躺一张床上,到时,他想赖也赖不掉。

想到这儿,她反而有些犹豫了。

自己虽然饮了酒,但现在要这样做,却是感觉自己有些下三烂的手段。

她伸出去要给王老虎宽衣的手又缩回了。

她坐在床沿上不知怎么办才好。 此时正是机会,就像勒布说的。

但自己一想到要那样做却是有些其他想法,虽然她不讨厌王老虎。

王老虎酒意朦胧地躺在床上,闻着香气,朦胧地看到一位女子坐在床沿,像是程程,便道:“二夫人,还不睡觉呢?”说完便张开双手,将赛云的腰给抱了住,赛云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抓住,心扑通扑通地跳。

她一把想掰开王老虎的手,挣脱出来。 在王老虎的眼里,可能是程程是和他开玩笑一般,在赛云挣脱开他的拦腰抱之后,一把抓住了她的左手。

喝酒的人力气很大,这一抓,赛云被王老虎抓倒在床上……(本章完)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