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邋遢宰相王安石不洗脸何以洗天下
2019-07-12 / 来源:本站

邋遢宰相王安石不洗脸何以洗天下

王安石是宋朝名臣里的一个异类,性情刚毅而倔强,认死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人称拗相公,这样的人适合创新搞改革,一条道能走到黑。

但是也有弊病,容易得罪人,王安石的熙宁变法几乎把朝堂上所有的正人君子都得罪完了,结果帝国老大神宗一死,变法就寿终正寝了,王安石也遭到了反攻倒算,被人落井下石,回家吃老米去了。 王安石变法的事太大,不说也罢。 我们来看看生活中的王安石有多古怪,多有趣。

老王是个痴人,也是个憨人,是个永远活在精神层面的人,也是一个别人很难理解的人。

《邵氏闻见录》载,有一天,帝国领袖宋仁宗心情很好,传令下去,决定在国家高级公务员中开展一次赏花钓鱼竞赛活动,地点是皇家公园,让官员们放松身心,充分领略一下皇家风情,然后好好为人民服务。

王安石对花草不感兴趣,选择了钓鱼,早有皇家工作人员将准备好的鱼饵放在金盘中,鱼饵里掺杂了许多香料,微风轻拂,香气溢人,王安石鬼使神差的拾起一粒鱼饵,慢慢吃了起来,味道好极了。

老王垂着鱼杆,呆呆的座在那儿,手里一粒又一粒,片刻间一盘鱼饵竟然全被他吞下肚去。

这鱼饵是用来钓鱼还是钓人呢?仁宗皇帝看不下去了,觉得王安石这个人太造作太虚伪了,表演的有些过了。

就对丞相说,王安石这个人很不靠谱,如果说你误食了一粒鱼饵也就罢了,怎么能将整整一盘鱼饵都一扫而光,太不近情理了。 于是仁宗对王安石心生厌恶,以至日渐疏远,再也不听老王八卦变法的事了。

其实这个事是仁宗冤枉了王安石,老王并非影帝,爱惜食物如此矫枉过正,他只是那一刻间若有所思,神游八极去了,我们不知道王安石在想些什么,但类似钓鱼这样的娱乐活动,显然是他不喜欢的。

王安石推崇极简生活,重视精神层面的追求而淡化物质上的享受。

有一次,朋友们对他的夫人说,你老公最喜欢吃鹿肉丝,请他吃饭时,别的菜他都不动,唯独鹿肉丝他全吃光了。

知夫莫若妻,王夫人说,你把鹿肉丝放在哪里了?朋友答,放在他的面前。 第二天,王夫人把鹿肉丝放在远离王安石的地方,结果朋友才发现,王安石只吃离他最近地方的菜,鹿肉丝压根就没动。

王安石就是这样一个机械而刻板的人,他不贪图口腹之欲。

所以当初吃那盘鱼饵并非有意为之,而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可惜这种沉缅于自我的人,常常忽视别人的感受,可能这也是老王变法失败的一种诱因吧。 不同于宋朝风流才子们的狎妓蓄妾,王安石是一夫一妻制度的坚定维护者,终身一个老婆守到底,是个古怪的道德模范。 宋人笔记载,王安石升为大宋朝政务院秘书长后,为了照顾他的起居,王夫人为他买了一个小妾,王安石见到这位颇有姿色的妇人后,不禁好奇的发问,你是干什么的?那妇人道,我是夫人买来服侍你的。 老王问你家在哪儿?妇人红了眼圈,呜咽着回答,我已经没有家了,我丈夫因押运粮草而不幸沉船,家里变卖了所有的资产还赔付不够,卖了我来补偿。 王安石说夫人买你花了多少钱?九十万钱。

王安石找来妇人的丈夫,让他们合好如初,还尽力资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像王安石这样生无所恋的人,唯一的志向就在于变法图强,用他一生的努力报效朝廷,可惜他却始终被人误解,再加上去除沉疴用药过急过猛,加上所用非人,所以注定了他是一个悲剧的人物。

王安石的固执和倔强早就有先例,早在包拯当群牧司使时,这个官职类似于孙猴子的弼马温,专门负责管辖皇家御马,王安石和司马光为其副手。

有一天时逢牡丹花开,包大人兴致很高,邀请手下二人赏花饮宴,平常司马光也不善饮酒,可是怕伤了包拯面子,还是少喝了点,可是王安石任包拯怎么劝,始终一滴未沾,再劝就要抬腿走人。

司马光始知,王安石的个性比包拯还要倔强执拗。

王安石在生活中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为人不修边幅,非常邋遢,很不讲究个人卫生。

苏洵曾在《辩奸论》里刻画王安石说: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 又说他囚首丧面而谈书。 很损,当然这里面有互为政敌的攻讦之词,但王安石对个人形象的不讲究是出了名的。 史载王安石在扬州韩琦手下做幕僚时,总是通宵达旦读书学习,天将拂晓时才打个盹稍微休息一下,等到上班时,已经来不及梳洗了,韩琦一看到王安石蓬头垢面的样子,以为他天天纵情声色,就劝导他少点声色犬马,多点时间读书。 王安石也不分辩。

后来老王还是记恨这件事,曾经评论韩琦,老韩此人别无长处,惟面目较好耳。

瞧瞧王安石这情商,很轻易的就把故人得罪了。 《宋史》载王安石衣服和脸脏了从来不洗,自称这是节俭。 老蔡俺小时候也是这样糊弄老母的。

可是沈括的《梦溪笔谈》却曝料了一则趣闻,说王安石的脸很黑,仆人担心老王有病,就擅自请了一个医生来看病,医生把老王的脸反复看了好几遍,又试着摸了摸老王黝黑的脸,说了一句让吃瓜群众笑死不偿命的话,王大人脸黑不是有病,那都是长年不洗脸积攒下来的污泥。

我靠,包拯包大人是不是也是同类中人?这王安石也太日理万机了,忙得连脸都顾不上洗了?不仅不喜欢装饰门面,老王还有一个特点,不喜欢换衣服,时间一长,有些衣服都发馊了。

有一年瘟疫来了,朋友们看到老王不讲究个人卫生,身上老是有一股味儿。 一是担心他自己患病,二是怕被传染,老王的俩朋友急了,一个叫做吴仲卿,一个叫做韩持国,二人与王安石锤子剪刀布裁定,每隔一个月就去公共俗室洗一次澡,洗完后还要换上新衣服,衣服由吴韩两家轮流提供,这才总算解决了老王的个人卫生问题,也潜在的从瘟疫中挽救了一个志在救国安邦的改革家。

没准在王安石心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呢?外在的表象没有任何喻意,只要内涵丰富,可惜许多人却本末倒置,就像王安石心中自有点金术,他为宋王朝开的药方其实管用,只是在执行中走了样。

像王安石这样的痴人,现实中并不少见,这是一种典型的偏执狂,事情总是在个人的顽强意志中走向一种极端,好了,万事大吉,错了,万劫不复。 可惜了王安石,有经世治国的才,却无挽大厦将倾的命,大宋王朝经这样新旧两党的反复折腾,不死也只能喘半口气了。 吃瓜群众神回复:王总理呀,不洗脸,何以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