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咨询 > 文章
求扩列、暖说说…90后00后的世界我们不懂
2019-05-15 / 来源:本站

师:现在竖式写完整了?生:没有。还要用减去算剩余的。

”当查理为了父亲的死而大哭时,葛朗台无情地说:"可是这孩子没有出息,把死人看的比钱还重。"当他得知欧也妮把自己的积蓄送给了查理后,竟然将自己唯一的骨肉打如了冷宫,直到从公证人那得知女儿将继承母亲的遗产时,才与欧也妮言归于好。为的是将欧也妮应得的计在自己的账上,在葛朗台的身上,人的正常情感已经荡然无存。当葛朗台看到查理给欧也妮的梳妆匣时,"老头子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

原标题:  核心阅读  如今,网络生活已是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应运而生的网络语言也成为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的常用语。 网络语言有很强的口语和方言特点,善于利用汉字形音义上的各种可能性,形成有想象力的超常规词句组合。

不过,在体现创造力的同时,也有一些流行语存在生造甚至低俗等问题,需要大家提升话语修养、正确看待和使用网络语言,共同促进语言的健康发展。   最新一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亿,普及率接近六成。

中国民众触网的25年间,从大虾美眉到盘他硬核,新词汇、新句式、新用法层出不穷。

2012年,《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新增粉丝山寨雷人等网络词语;2015年,任性写进了当年《政府工作报告》……但与此同时,不规范、夸张、低俗等也成为一些网络语言的标签。   在语言生活活跃的当下,应当如何看待和使用网络语言,促进语言健康发展?  网络语言是在语音、词汇、语法上都有特色的社会方言  北京大学中文系长聘制副教授、研究员邵燕君仍清晰地记得,2011年春季学期,她开设了一门网络文学研究课程。

在课堂上,邵燕君突然发现,自己听不懂学生说的话了。

比如,人品不好不是批评人的品格脾性,而是说运气不佳;羁绊不是束缚、阻碍,而是难以割舍的情感纽带。

原来,学生们有自己的一套交流术语,除非你懂这套话语体系,否则他们的世界不会对你真正开放。

  网络语言是一种全新的、朝气蓬勃的语言文化现象,可以说是年轻人在虚拟空间上的现代汉语,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申小龙介绍,网络语言不是几句网络流行语,而是在语音、词汇、语法上都具有特色的社会方言。

网络语言有很强的口语和方言特点,善于利用汉字形音义上的各种可能性,形成有想象力的超常规词句组合。

囧槑等网络用语激活了沉睡在字典中的死字,敲黑板开脑洞等鲜活贴切的表达则体现了网友的创造力。   我说笑尿了,妈妈问我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在微博和朋友圈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段子。 《中老年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指出,中老年人的互联网应用集中于沟通交流和信息获取。

但是,夸张的网络语言表达,让一些中老年人在触网时摸不着头脑。   点开热门新闻、热门微博的评论区,在网友热烈的讨论中,难免会看到一些低俗网络用语。

《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8)》显示,各类网站评论区低俗词语使用率达到%,几乎每100个词中就有一个低俗词,网评低俗词语使用已成普遍现象。 不同网站的低俗词语使用程度不同,在某网站娱乐频道评论区,某一低俗词语在抽查的500万字中就出现了万次。   发声者文化水平、价值取向不同,网络语言难免鱼龙混杂  求扩列的意思是请求添加好友、暖说说的意思是积极回复点赞社交媒体状态、xswl是笑死我了的缩写……最近,一篇介绍00后网络语言的文章,让不少自诩互联网资深用户的90后网友表示,00后的世界我们不懂。   不懂对方使用的网络语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过去,人们靠血缘、地缘等关系联结到一起,形成不同的地域方言、社会方言。 网络社会是由许多基于兴趣爱好的趣缘社区组成的,不同趣缘社区的网络语言也有差异。

邵燕君说,当然,特别有表现力的网络语言可以打破社区间的壁垒,成为网络流行语,甚至打破次元壁,从网络世界进入报纸、电视等主流话语体系。   相比现实生活中字斟句酌的语言,网络语言的语义普遍淡化了。

申小龙说,如果不了解网络语言的这个特点,就会产生反感。 一方面,一些夸张说法表达的意思很平常;另一方面,一些现实生活中亲切礼貌的说法,在网络上显得冷漠生硬。

过去,呵呵表示开心,但在网上,呵呵成了应付的代名词,现在发展到哈哈都不够,得打出一串哈哈哈哈哈,才能真正反映开心;原来用一个嗯就能表达的意思,现在至少要说两个嗯才显得客气。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指出,网络低俗语言产生主要有4个途径,一是生活中的脏话经由网络变形而受到广泛传播,二是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三是英文发音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四是网民自我矮化、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 使用低俗语言的主要情景是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和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   现在是人人都有麦克风的年代,每个人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是,每个人的文化水平、价值取向、认知水平不一样,表达出来的内容有高下之分,网络语言也难免鱼龙混杂。

低俗语言在语言生活中客观存在,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放任其在网络上使用甚至泛滥。

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中心主任余桂林说。 虽然各网络平台都在用户条款中倡导用户使用文明用语,并建立了低俗内容屏蔽机制,但用户很容易通过谐音、字母缩写等方式绕过屏蔽机制,使用和发表低俗网语。   合理规范、有序引导,让网络语言在良性环境中健康发展  用一个字、一个词描述当年的中国和世界。 2006年,首次汉语盘点活动举办,草根恶搞等网络流行语入选当年国内词;2012年起,汉语盘点新增十大网络用语评选,元芳你怎么看、躺着也中枪、给跪了等入选;在去年的汉语盘点2018活动中,锦鲤、杠精、官宣、C位、土味情话等被评为2018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人民网舆论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祝华新多次担任汉语盘点专家,他说:互联网是当今社会最鲜活的汉语应用场景,汉语盘点也是盘点当下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和社会心理,不可能离开网络用语。

至于网络流行语能否沉淀下来,得符合两个条件:一是接地气,二是具备基本的文化品位,否则行而不远。

祝华新建议,使用规范语言,抵制低俗网语,主流媒体、教科书、政府公文应带头示范,起到文化导向作用;同时组织评选年度违反公序良俗的网络流行语,建立负面清单,提醒全社会警惕慎用。

  为了打破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次元壁,邵燕君和十几位北大中文系学生组成研究团队,搜集了245个网络文化核心关键词,追本溯源,详加注解,并形成了《破壁书》一书。 所谓破壁是双向的,听不懂的人要积极了解学习网络新词新语,网民也要提升话语修养,不要在趣缘社区之外不分场合地使用网络语言。 邵燕君说。   从语言发展的趋势看,一些当时不规范的特例慢慢变成了规律,被广大语言使用者接受认可,语言文字规范也会随着社会发展不断调整。

只要语言发展没有偏离轨道,时不时地出现分支,其实是对道路的延伸拓展。 余桂林说,语言发展要坚持主体性,多样性也必不可少。 网络生活是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网络语言也是语言生活的重要组成。

让现代汉语排斥网络语言是不可能的,只能引导网友正确使用,让网络语言在良性的网络环境中健康发展。